• 介绍 首页

    【韩娱】Half Moon:一池春水

  • 阅读设置
    生日快乐
      保姆车缓缓驶过汉江大桥,金泰亨朝着窗外瞟了眼,晦涩的目光轻闪,不开心叁个字写满了整张脸。
      尽管从一早开始就持续有消息进来,亲人、朋友、同事都送来了生日祝福,而唯独她,消息不回,电话也不接。
      越想越气人,回了中国就要断联系了吗?
      “切!”
      不理就不理,谁怕谁呀,谁先低头谁是小狗。
      老虎脾气突然的爆发,金泰亨抱着手臂,闷闷不乐地瞧着车窗上反射的自己的脸。
      田柾国坐在后面一排,抱着手机,在回复谁的消息,时不时地还抬眼瞄着前一排的金泰亨。
      “做什么?”
      金泰亨回过头,脸色略有些阴沉,吓得田柾国条件反射地摇头:“阿尼。”
      坐在副驾驶假寐的闵玧其睁开眼,葱白的指尖勾扯着口罩,黑面下的嘴角扬了起来。
      小子,一会儿有你高兴的。
      而此刻的池月正小心翼翼地裱花,做着最后的勾勒,也当然没想到包里的手机已经炸了锅。
      年末是聚餐的好日子,许多餐馆都订满了位置。
      好在李多温临时找到了一间日式酒家,包了整个二层,才腾出来一片清净。
      金泰亨一屁股坐进来的时候,还不知道有人已经抱着蛋糕满心欢喜地朝着来。
      明明是寿星,却一脸忧郁地坐在角落的位置,不停地吃着面前的芥末章鱼。
      “真的不告诉哥吗?”
      田柾国对着李多温耳语。
      李多温瞧着金泰亨赌气似的小孩行径,偷笑:“你不知道,本来就是在这种心情下,才会觉得更加惊喜吗?”
      田柾国听了,有些嫉妒,不开心地撅了噘嘴,小声嘀咕:“我怎么没有这样的待遇?”
      李多温装没听见,而是拿起震动的手机,朝着田柾国使了个眼色。
      后者小声地哼了一记,又拍了拍闵玧其的肩膀,附在边上说了一句。
      闵玧其配合地站起身,跟着李多温走了出去。
      下一秒,整个房间突然断电,只剩下寿喜烧的酒精灯还在燃烧。
      金泰亨也愣住:“怎么了?跳闸了吗?”
      郑号锡和金南俊也傻愣愣的,以为是电路出了问题,还在说着一起出去看看。
      “生日出卡哈密达!生日出卡哈密达!撒浪哈恁Taehyung尼!”
      “生日快乐!”
      金泰亨瞪大着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缓缓推着蛋糕车进来的女人。
      她的袖口还沾着些没擦干净的奶油,脸上的表情在烛光的映衬下,温柔地如天上的月亮,眼里的光倾数尽撒在他的脸上。
      “你……”
      “快吹蜡烛啊!哥!”
      田柾国催促着,吹完他的任务就完成了,自己还急着和李多温二人约会呢。
      金泰亨晕晕乎乎地吹完蜡烛,连愿望都忘记许,眼神和沾了胶似的黏在池月的脸上。
      还以为是脸上也沾了奶油,池月下意识摸了摸脸,然后问:“看什么呢?切蛋糕吗?”
      蛋糕最后交给了服务员,等他们分好再呈上来。
      闵玧其和田柾国都往外挪了挪位置,池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了上来,抬起脚刚想坐下。
      金泰亨屁股一挪,将人拉到了最里面的位置。
      真是霸道的男人啊。
      金南俊看着弟弟脸上强烈的占有欲,又想到他刚进入公司的青涩模样,颇有些安慰。
      和他同样表情的,还有停下来大快朵颐的金硕珍。
      孩子长大了。
      而此时此刻的金泰亨,和一分钟前的他判若两人,仿佛注入了新的能量,重新从失意中活了过来,脸上溢满了笑容,嘴角都快咧到了耳边。
      “你?你怎么会?”
      池月眨了眨眼,看着他的反应,觉得可爱又好笑:“我怎么了?”
      “你不是回中国了吗?”说到这个,他还耿耿于怀,“而且不告诉我。”
      “这不是没走吗?”
      池月拿起手边的水:“你的?”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端着手腕一饮而尽。
      着急忙慌找了个蛋糕店,又赶了过来,可太费精神了。
      不经意地撒娇:“刚刚的蛋糕可是我做的,你要把它全部吃完哦!”
      她靠了过来,发丝拂过他的脸颊,心下微动,不顾周围的人就亲了上去。
      只是轻轻贴了一下就放开,清纯地和学生一样,现在高中生都不这样接吻了。
      金南俊皱着眉头,显然是不太满意。
      kiss和bobo的区别?
      当然是舌头的有无了。
      “你说这孩子像谁呢?成长的真快啊。”
      金硕珍摸着下巴,一脸自豪。
      金南俊扶额:“哥,我们俩和尚,就不要沾了弟弟们自学成才的光芒了吧。”
      金硕珍不满,反手拍着他的胸脯:“说什么呢?你电脑里那些好东西,不也帮了——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