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都市魔尊

  • 阅读设置
    新书预热,前去收藏留言的朋友,岩币迷补老书的遗撼!
      “啊……流氓!”
      沐晚秋看着突然在自己一米外冒出来的男人,大脑轰鸣,如遭晴天霹雳。
      她昨天被家主逼着与一个陌生男子订了婚,心情烦闷之下,今天便和班上的同学来望天峰游玩,大家准备在望天峰上搞野炊,便分工忙活,她的任务是检干柴。
      她走到这片山谷,突然发现了这潭清沏的池水,再加上之前爬山出了一身汗,现在又是下午最热的时候,她四下看了下没有人,便准备先洗个澡。
      哪知自己才刚刚下水,甚至水都才刚刚淹到她的腰部,就发现前面突然从水里冒出来一个男人。
      她惊骇之下,甚至都忘记了第一时间挡住自己那傲人的资本。
      “臭流氓,你眼睛往哪里看,还不赶快闭上!”
      沐晚秋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挡在胸部,怒瞪着眼前这个无耻的家伙。
      “美女,你主动送到我面前来,还让我闭上眼睛,是不是太霸道了?”吴驰呆了呆,心中只有四个字,好大,好白。
      他抹了下脸上的水珠,一脸的无语,不过,这小妞的资本还真是雄厚啊。
      “你,无耻!马上给我滚出去!”沐晚秋气极,今天怎么就这么衰啊,竟然被这个无耻之徒占了这么大的便宜,真是气死人了。
      “好像是我先来的吧,要滚,应该也是你吧。”吴驰也有些恼了,昨晚上被人敲闷棍,今天又遇到这么不讲理的女人,我特么怎么就这么衰呢?
      沐晚秋一怔,想想也是,的确是这混蛋先在这里洗澡的,但是想到自己可是女人,再光着身子走出去,不是要全被这混蛋看光了吗?
      不过看到这混蛋还是向岸边游去了,她突然又觉得这家伙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无耻,但是下一刻,她就差点暴走了。
      “美女,观你面相,你今天有血光之灾啊。”吴驰游到沐晚秋身边时,目光从她的胸部移到脸上,似笑非笑的道。
      “你!”沐晚秋气的身子发颤,胸脯起伏不定。
      “你,有病!”沐晚秋气极,刚刚还感觉这混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耻,没想到下一瞬间,他就变的如此尖酸刻薄,要不是此时不方面,她敢肯定,自己一定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她可是跆拳道黑带高手。
      “美女,有病的是你不是我啊,你若不信,五分钟后你就知道了,最好先作点准备哦。”
      吴驰贱贱的笑着游到了岸边,把自己的衣服穿上,走到一边看不到水潭的一块大石板上趟了下来。
      他目光望着明亮的天空,想起这两天的经历,宛如一场梦。
      他原本是渝州大学大三学生,是吴家的嫡系长孙,但吴家前段时间闹鬼,请了道士做法,道士说他是天煞孤星,只有让他离开家族,吴家才能安稳,刚好沐家在招上门女婿,所以吴家便逼迫他到沐家当上门女婿。
      昨天刚刚与沐家订了婚约,吴沐两家看好了日期,准备半年后就让他与沐家之女结婚,然而昨天晚上去酒吧喝酒回来,他就被人敲了闷棍,然后被埋到了这望天峰上。
      昨天晚上,他头部受到了重击,的确是死了。
      他的灵魂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拉入了地俯。
      他茫然的跟着众多鬼魂在黄泉路上走了一晚,过奈何桥时,奈何桥突然坍塌,冥河呼啸奔腾,无数厉鬼凄厉的嘶鸣。
      喝猛婆汤时,猛婆就像见到瘟神一般,吓的碗还没有递到他手中就掉到了地上,然后,竟然逃跑了。
      去冥殿接受审判时,十殿阎君看到他,吓的瑟瑟发抖,阎王更是请他上座,冥界好茶好酒的招待。
      恭敬的就像个孙子。
      整个地狱之行,吴驰都处于懵逼状态。
      他感觉他死了后,比天王老子都还牛逼。
      直到冥界的镇界神器‘生死簿’飞到他手中认他为主,十殿阎君跪伏膜拜时,
      他才相信自己死了后,
      真特么是,
      天王老子!
      但是,就在他真的准备在冥界作威作福时,
      生死簿竟然把他,
      带回了人间。
      他刚好被埋在了这潭水边上,他魂归体醒来后,刨开了泥土,就在这潭水里清洗身上,然后就遇到了沐晚秋。
      “为什么那些小鬼甚至黑白无常看到我的灵魂都没有反应,但孟婆,十大阎君见到我时就像见到瘟神一般?难道我前世真的是一个特别牛逼,又曾经让他们吃过无数苦头的大魔头?”
      吴驰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尤其冥界镇界神器生死簿竟然认他为主,让他越发的相信自己的前世,可能是让三界都震颤的牛逼存在。
      但自己前世那么牛逼,为什么又会死呢?
      吴驰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先不管那么多了,自己死而复活,还拥有了掌控人生死的神器生死簿,这一世,就特么要活的像个人样,绝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
      吴驰起身准备下山,就见之前那美女正向他走来。
      还别说,这美女还真是漂亮,一米七的身高,瓜子脸,柳叶弯眉,肤若凝脂,整张脸仿佛大自然精心雕刻的艺术品。
      傲人的峰峦,纤纤细腰,笔直的大长腿,窈窕的令人心颤。
      “这个混蛋,占了老娘便宜,竟然还敢留下来等老娘,难道他还想有其它企图?”
      沐晚秋看到吴驰竟然还没走,眼中顿时浮现一抹冷笑,之前被吴驰差点看了个精光,她正兜着豆子没锅炒呢,她准备让这无耻混蛋尝尝黑带高手的厉害。
      “你给我站住!”
      见吴驰转身就走,沐晚秋在后面喝斥道。
      吴驰转身看着一脸怒气的沐晚秋,似笑非笑的道:“这位美女,你血光之灾马上来了,不宜动怒,否则病情会更严重。”
      “你……王巴蛋,老娘打死你个毫无口德的混蛋!”沐晚秋气极,作势就要向吴驰扑过去。
      但下一瞬间,她的身子一下子停了下来,小肚子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接着她身体猛然一颤,一抹红晕缓缓的浮上脸颊。
      “竟……竟然,来了……”她瞪大了眼睛,想到了这混蛋之前说自己五分钟后会有血光之灾,算算时间,差不多也就过去五分钟,顿时满脸的不可置信。
      但是更尴尬的是,她今天穿的是牛仔短裤,刚好有一丝血丝沿着大腿内侧流了出来,再加上小肚子的刺痛感越来越强,她的脸色由震惊变成了煞白,再看到那混蛋戏谑的眼神,她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下去。
      “美女,需要帮忙吗?在下专业换护垫二十年,一流的服务,一流的质量,保证你下次还找我,要不要试试?”看着沐晚秋脸上又是痛苦,又是慌乱,又是羞愧的表情,吴驰眨了眨眼睛,一副贱贱的样子。
      “换,换你妹啊!”沐晚秋一张羞红的脸几欲滴血,忍不住就暴了粗口。
      想到这家伙不但算准了自己大姨妈窜门的时间,更是猜到了自己有痛经的病症,她就满头黑线,郁闷的想吐血。
      最主要的是,这混蛋还看到了全过程,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今天怎么就这么衰啊!
      “好吧,不换就不换,关我妹什么事啊。”吴驰摊了摊手,眨了眨眼道:
      “不过你这次痛经症状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不出五分钟,你就会痛晕在这里,你真的不需要帮忙?”
      “你,你真的能帮我?”沐晚秋知道自己的情况,吃了很多药都没有用,医生也说过自己这情况可能会越来越严重,让她去魔都或者京城的一流大医院看看。
      她原本也打算过几天就去京城看看的,只是没想到这次竟然提前了近一个星期,让她毫无准备。
      不过想到这混蛋竟然把她亲戚窜门的时间精确到了分钟数,让她心里顿时充满了点期待。
      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亲戚具体哪一天会来窜门,这家伙与自己萍水相逢,最多就是看了会自己的胸,这让她想到了中医界传说中的望气断病的神奇手段。
      “难道这家伙是一个中医界的神医?”
      沐晚秋有些期待的看着吴驰。
      “当然,我还能一次性将你这症状根治了,不过……”吴驰似笑非笑的看着沐晚秋。
      “不过什么?”沐晚秋急忙问道。
      “帮你我是有条件的。”吴驰说道。
      “什么条件?”沐晚秋一脸防备的看着吴驰。
      “别担心,你胸那么小,臀那么扁,脸蛋也只是一般般,我不会让你以身相许的。”见沐晚秋一脸防备的样子,吴驰嘴角浮出一抹贱笑。
      什么?
      我胸小?
      老娘可是正宗34D!
      我臀扁?好吧,老娘承认,老娘的臀部是没有那些超模的翘。
      但是——
      老娘可是渝大公认的第一校花!
      这混蛋竟然说自己脸蛋只是一般般,真真是——
      岂有此理!
      沐晚秋简直要疯了。
      人,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还不会让自己以身相许的,就你这副尊容,老娘更看不上眼呢!
      她一只手捂住肚子,一只手捂住起伏的胸部。
      她想吐血!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感觉小肚子越发的疼痛,沐晚秋咬了咬牙,问道。
      “一万治疗费。”吴驰看着痛苦的沐晚秋,看她虽然还像学生妹,但她那一身可都是牌子,一万块钱应该拿得出来吧?
      “只要能治好我的病,别说一万,十万我马上都可以转给你。”沐晚秋松了一口气,别说十万了,一百万她也能轻易拿得出手。
      “……”吴驰一脸的后悔,竟然是个小富婆,特么的看走眼了啊。
      他拿出生死簿,生死簿上自有一层迷雾,沐晚秋根本看不到。
      他伸手在生死簿上一抹,顿时就有五点功德值化成了一道流光钻入他的手心。
      然后,
      就一巴掌向沐晚秋的臀部拍去。
      “啪!”
      脆响声响起,沐晚秋整个人都傻了。
      过了足足几秒,才反应过来。
      “无耻混蛋,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