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2节
      那张和她几乎一样的精致脸蛋有着激情过后的瑰丽,媚眼如丝,娇俏丽人。如果刚才发生的那激情一幕,不是她心爱的男人和亲妹妹,她也许会觉得很唯美,可现在她心中只剩下满满的恶心憎恨。
      她笑了,对上简菀灵被滋润过的酡红面庞,她目光尖锐,声声寒凉:“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孟少文,我们认识十多年了,直到现在,你还是认不清谁是简菀如,谁是简菀灵。”
      那声姐姐让醉酒后的孟少文彻底惊醒,他死死盯着怀中的简菀灵,忽然猛地向后连退好几步,满脸惊恐,口中更是不可置信的惊呼:“不……不……你是菀灵?”
      男人有一张俊逸面孔,漆黑眼眸深邃宁静,但在此刻却略显惊慌,他脑袋嗡嗡直叫,吵的他面色在一点点变白。
      然后他突然转身,懊悔沉痛望向门口冷笑的简菀如,在对上她寒彻冰凉的神色时,他心中一惊,酒已经彻底清醒了:“菀如,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我喝多了……我错把菀灵当成是你了……”
      他在解释,满脸紧张解释着,但目光始终不敢和她对视,显然是心虚的厉害。
      这个男人一直是孟家的骄傲,名校毕业,能力出众,年纪轻轻就担任恒远集团重要职位。
      同样的,他也是她的骄傲,简菀如一直讨厌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妹妹,妹妹比她性子开朗更会讨人开心,也比她更长歌扇舞擅于交际。
      但唯独在男友这件事上,她比简菀灵命好,她有这个世上最优秀的男人宠爱着。
      可现在现实却给了她重重一击,让她哑口无言起来,面对孟少文深情款款中透着沉痛之色的黑眸,她拼命摇头,不愿面对这一切。
      就在这时,被两人忽略的简菀灵突然上前拉着简菀如手臂,她俏艳面容上浮现出丝丝愧疚,含泪目光中难掩真诚:“姐姐,对不起,你不要怪少文哥哥,他是情不自禁,他把我当成你了所以才会……才会那样的。”
      她的好妹妹只比她晚出生几分钟,但却汇聚了世上最完美的词语,她比她聪明,比她灵动,比她更有出息。
      一直以来这个妹妹都是简菀如的噩梦,只要有她在,她永远都是被遗忘的那一个。
      就像现在,她哭着向她解释也是美不胜收,明明是一场丑陋不堪的贪欢,但到了她口中却成了小小的误会。
      平时的简菀如冷漠高贵,千金小姐架子十足,是标准的豪门名媛。
      但今天,她却一点儿也不想装什么名媛,她狠狠将简菀灵推倒在地,居高临下看着她,语气恶毒:“简菀灵,你不要在我面前再假装了,你太让我恶心了,现在终于如愿爬上了孟少文的床是不是感觉很爽?我告诉你,我不稀罕了,我一点儿也稀罕,这个男人以后就由你接手吧。”
      人前冷冰冰的大小姐此刻生起气来多少有些口不择言,孟少文微微瞪大双眼,看着发飙的女人,头痛欲裂:“菀如……你……”
      “不要和我说话。”只可惜,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简菀如厉声打断,平日里温婉的小女人,此时变得理智全无,激动的浑身颤抖:“我们认识十五年,十五年了,你居然还能把我和简菀灵给认错。孟少文,我们玩完了,我不会和你结婚的,要娶你就去娶简菀灵好了。”
      这是简菀如第一次这么大声怒吼,她一直有着良好的家教,出入高极场合,最为注重礼仪,但现在她却顾不上那么多,只想表达心中愤怒。
      听到不结婚,孟少文慌了,他连忙上前欲要解释,但简菀如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她失望转身离开,快速远离这个令她恶心痛心的地方。
      “如如……。”孟少文想也没想就要上前追去,但裤脚却被人拉住,他低眸看去,只见倒在地上的女人泪水潋滟望着他,声线委屈:“少文哥哥,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早知道我就不来看你了。”
      两姐妹是双胞胎,两张脸几乎一模一样,平日里孟少文是可以非常清楚认出来的,但今天他喝多了,迷迷糊糊中,竟然把菀灵当成了菀如。
      想到先前那一场激情,他就觉得眼前一片黑暗,他伸手将地上的女子扶了起来,然后后腰靠在办公桌上苦笑:“怎么办,我做出这种事,菀如一定不会原谅我了。”
      面前的女子也只是受害者,有着良好教养的孟少文即便心慌意乱,也没有向简菀灵发火。
      他只是在心慌难受,如如最是爱憎分明,今天让她看到这一幕,以后她还能原谅他嘛?
      想到以后那和如如桥归桥路归路,孟少文心脏就一阵阵绞痛,面色苍白似雪。
      男人闭着双眼脸上满是悔恨沉痛,简菀灵看在眼中,心中既是心疼又是仇恨。
      她紧紧抿着唇瓣,早已泪流不止,但当着孟少文的面,她却佯装坚强:“对不起少文哥哥,我去帮你向姐姐解释,她恨我可以,但她不能恨你,你那么爱她……”就连和她缠绵的时候满口满口都是“如如”“如如”。
      一想到这,简菀灵就心如刀割,她深深看了一眼悔痛中的男人,然后毫不犹豫转身,在转身的瞬间,她和善的面色一点点变得阴狠下来。
      每走一步,她的心都在滴血,唇齿间不停念着简菀如这个名字,目光冷沉,垂在两侧素手紧握成拳,心底不断冷笑。
      我的好姐姐,你在我面前娇矜了二十多年,今天看着我和少文哥哥恩爱,是不是也体会到我从前的感觉了?
      别急,很快你就不会痛苦了,我会将你取而代之,以后这世上就不会有什么简家双珠。
      有的只有我简菀灵,我会用你的名字,独享父母的爱,就连你最爱的孟少文也会是我的……
      ----一题外话----一某素新文,求收藏求留言求包养,各种求,么么哒。n_n)0表要霸王我哈。言情或
      002 坠入深海,神秘男子
      简菀灵不是花瓶,相反,她如今在自家奢侈品帝国担任销售总监一职,比简菀如的闲职不知道强多少。
      就连在运动方面也一直坚持锻炼,刚出办公室,没走几步,她就追上前面在疯狂按着电梯按钮的女人。
      上前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她脸上笑意更深:“我的好姐姐,你这么急着走做什么?是不是心里很难受?可是少文哥哥心中真的只有你啊,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她笑语晏晏注视着简菀如,那张和她一样的绝美面庞上挂着优雅笑意,可眼底却透着冰寒,俨然一副胜利者姿态。
      “简菀灵,你离我远点,我一点儿也不想和你说话。”简菀如气的浑身发抖,恨透了这个在她面前装模作样的妹妹,反手想要甩开她的钳制,但却发现她的力道太大,捏的她手腕发疼。
      平时看着娇娇柔柔的弱女子此刻却力道大的让她吃不消,简菀如吃痛闷哼一声,目光喷火瞪着她:“简菀灵你还想怎样?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成功打击到我了,别忘了,我是你姐姐,在这大庭广众之后,你还想打我不成?”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十分厉害,不止手段强硬,就连在人际交往方面也颇有心计,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么一手,这个力道她平时怎么就没发现的?
      “呵……。”简菀灵低低一笑,那张精致如瓷脸蛋上挂着如水笑意,眼波流荡,媚态隐现:“我的好姐姐,你真是想多了,我是看少文哥哥太伤心了,才想着把你追回去,你怎么就一点也不能体会我的心情呢?”
      她嗓音清亮似黄莺,眼角微挑着,的确是明艳不可方物。
      要说,这两姐妹还有哪不一样,那恐怕就是各自的性子了。
      简菀如偏冷淡,性子高贵,在圈子里出了名的循规蹈矩。而简菀灵则不一样,她在公司里担任重职,平时应酬更是家常便饭。
      最主要的是她接地气,和什么人都能谈的来,简菀如美是美,但却太过冰冷,两姐妹放在一起比较,大家自然更愿喜欢笑脸相迎的简菀灵了。
      只是这些简菀如现在还不大明白,看着面前女人嚣张的神色,她气的面颊发红,愤怒吐口:“你能不能有点羞耻心?那些下贱事都是你做的,你不仅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了?”
      简菀灵闻言,眉梢更是高挑,并没有任何的羞愤。就在这时,电梯门已经缓缓打开了,不顾她的挣扎,简菀灵猛地一下子把她拉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