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3节
      简菀如没有她力气大,被她拉扯进了电梯之后,也泄气了,冷冷瞪着她,抿唇冷笑:“真是难为你了,平时那么讨厌我,这次居然还主动和我靠这么近。”
      简菀灵姿态高傲扫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好笑道:“没办法啊,我答应少文哥哥了,要替他向你解释的。”
      简菀如听着,直接不客气冷哼一声,一点儿也不领情,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相信她这种话。
      ……
      出了电梯直接到达地下停车场,简菀灵一路拉着简菀如上了她的红色奥迪车,这一路上她都避开了摄像头,俨然是早有准备。
      只是简菀如却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并没有发现这一切,坐上车之后,她甚至还嘲讽笑着:“戏都做到这份上,你还想干嘛?我不需要你的什么烂解释!怎么?见我没哭是不是很失望?简菀灵你就省省这份心吧,我是不会在你面前示弱的,回去之后我就和爸妈说清真相,你要真要脸,这时候就应该好好想想对策。”
      听着这番略带讥讽的话,简菀灵没有一丁点的生气紧张,她一边沉稳握着方向盘,一边笑眯眯望着身边和她有着同样容颜的女子,眼底划过一丝怨毒。
      “姐姐,你果真是被爸妈养残了,你忘了我们是怎样的家庭?爸妈又是怎样性子的人了?即便她们知道真相又怎样?难道还能公诸于众还你清白让我滚出家门?”
      说着说着,她自己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眼底笑容冰冷,勾着唇瓣,寒声吐口:“啧啧,活该你斗不过我啊,连这么简单的事都看不明白。告诉你吧,爸妈就是真知道了,我也不怕。一是因为你没证据,二是我比你聪明比你有本事,而且我还和少文哥哥上了床,她们会更乐于见到我嫁进孟家,这样还能为我们简家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她一字一句说的异常清晰,字字戳进简菀如内心,令她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从小她就接受淑女教育,是被当成公主养大的,父母也是极具涵养的知识份子,家族创建的奢侈品品牌有上百年的历史,在所有人眼中,她们都是最幸福的一家人。
      但现在从简菀灵口中却将她以前的那些想法彻底打碎,她想也没想就连忙摇头否决,苍白面色上难掩慌张:“不会的,爸妈不会那样对我的!我也是她们的亲生骨肉,她们怎么舍得委屈我?”
      是,她承认,爸妈的确更喜欢简菀灵多一点,但也从没亏待过她,这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会委屈她?而且简菀灵一直都陷害她,平时那些小打小闹也就算了,这次是关系到礼仪廉耻,怎么还能默默抹平?
      “呵呵。”看着身边冥顽不灵的女人,简菀灵不禁冷笑出声,她一路将车开出了市区上了山顶,冷笑戳破她那可怜的自尊心: “你以为你是谁?爸妈凭什么要考虑你?你也不睁大狗眼好好瞧瞧,你姓什么!你姓简你知道嘛,你以为爸妈会希望这种丑闻被外人知道?……”
      她每说一句简菀如的脸色就更雪白一分,到了最后她直接奔溃,双手捂着耳朵抗拒听到这种事实:“我不听,我不听……简菀灵,你说谎,我不相信!”
      口中虽然这么说,可她心底却变得不再那么坚信。
      是了,简菀灵说的一点都没错,她姓简,是万众瞩目的简家长女,外面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们,就等着拿捏她们简家丑闻。
      爸妈怎么能容忍这种的事情泄露出来?这不仅毁了她们两姐妹的名声,还会让简家蒙羞,最重要的是会让孟少文里外不是人,单单是孟家就会百般阻挡。
      如果说先前在办公室里看到简菀灵和孟少文缠绵让她感到愤怒不平,那么现在这样的认知就让她彻底心寒了。
      她咬紧牙关瑟瑟发抖,一直以来的骄傲彻底倒塌,垂着脑袋,满头青丝垂在肩膀两侧,也遮住了她水润双目中那一闪而过的失望。
      见她这般,简菀灵大发慈悲的没有拿话在刺激她了,而是专心开车,一路向山上驶去。
      ……
      许久之后,简菀如终于休整过来了,她冰冷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看着窗外掠过茂盛树枝,黛眉紧紧蹙着,面露厌恶盯着身边的女人:“你要带我上哪去?我要回家,你停车!我们根本没什么好谈的,看见你我就倒尽胃口。”
      只可惜,简菀灵根本就没将她的话听进去,她一直将车开上山顶之后才停了下来。
      这一刻她脸上已经露出了私下里最真实的表情,冷漠,仇恨,幽怨……
      “姐姐,你还真是幼稚,都到了现在,你还没看清我的意思?”
      她问的突兀,简菀如更是紧紧皱眉,目光疑惑不定注视着她,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呵呵,我的好姐姐,你可真是心思单纯。”在她纯净的目光中,简菀灵看到一个疯狂的自己,她抿着红唇,浅浅一笑煞是迷人:“难道少文哥哥就喜欢你的单蠢幼稚?可是我们是双胞胎,你有的我也有,他要是喜欢简单的女孩子,我也可以扮啊。”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浓密睫毛微颤,垂下双眸,眼底一片清冷落寞。
      简菀如还在气头上,直接出声讥笑:“现在你不用假扮了,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都和他上了床,他还能不喜欢你?”
      她和孟少文打小就认识了,总快有十五年的感情,上大一那年他就向她求爱,她答应了,一直交往到现在,她以为她们以后还会有无数个十五年。
      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如果这就是他的爱,那她宁肯不要,她不要一辈子都活在简菀灵的阴影下,不想以后的枕边人是一个连自己都分不清的男人。
      “no。”难得的,简菀灵第一次肯这么用心平静的和她交谈:“少文哥哥不是那样的男人,我承认,今天下午的确是我用了手段让少文哥哥醉酒了,也是我故意给他下了媚药。可你知道嘛?和我做的时候,他一直口口声声叫着你的名字,我耳边萦绕了一个下午的如如如如。”
      说到这的时候,她眼中浮现出一丝悲悸苦笑,但很快这丝黯然就被她掩饰下去。
      简菀如听在耳中,心底深处的柔软被戳中,紧紧抿着唇瓣,良久不语。
      她从未怀疑过孟少文对她的感情,所以打从第一眼见到那一幕时,她脑海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肯定被简菀灵设了局。
      曾经她们之间有那么多的美好时光,可现在都已成了过眼云烟,在他将别的女人压在身下的时候,她和他就彻底断了关系。
      ……
      这是南江一处偏僻的山顶,前方是浩瀚无际的大海,简菀灵坐在车内,和身边的简菀如静坐了几分钟,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言语。
      但很快简菀灵就按耐不住,语气恶毒道:“我真是痛恨自己和你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蛋,我的好姐姐,你说,少文哥哥是喜欢你这个人,还是喜欢你这张漂亮脸蛋?”
      目光冷冽瞪着面前言语恶意的女人,简菀如同样不甘示弱:“你以为我很希望和你成为姐妹嘛?你从小就没有把我当成姐姐看,我们之间有的只是深仇大恨。”
      至于孟少文的爱,她现在已经不稀罕了,如果说什么是她的底线,那无非就是她和简菀如一模一样的长相了。
      她和那个男人认识十五年,可最后他却还是将简菀灵认成了是她,这样的感情能有多深?
      “ok,这话我爱听。”简菀灵颇为赞同的点点头,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样的五官,她忍不住靠上前去细细端详,看着看着,她忽然嗤笑一声,漆黑眼眸中闪烁着幽幽冷光:“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却不能不说,你的肌肤比我水嫩多了,也许少文哥哥就是爱上了你的肌肤呢?”
      毕竟她们两姐妹长的一模一样,而少文哥哥却只喜欢她?她简菀灵难道真的比简菀如差?不……不会的,她一定是最优秀的。
      这时候的简菀灵面色阴沉,眼底不断冒着寒冰,简菀如看在眼中,心底发毛,她一把将紧贴在她身边的简菀如推开,厉声道:“有病吧你,简菀灵,你离我远点。既然你不送我回家,那我自己回家好了。”
      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简菀灵狠狠打了一巴掌,在私底下,她一直瞒着所有人锻炼身体,学习各种武术,为的就是等这一天。
      看着简菀如被扇蒙了,她忍不住扬唇得意笑了起来,眼底深处满满都是疯狂之色:“姐姐,都到这里了,你还想上哪去?天堂就在不远处等着你呢!”
      此话一出,简菀如瞬间瞪大瞳孔,也顾不上那被打的一巴掌了,她怔愣盯着面前笑容似魔的女人,心脏噗通噗通直跳:“简菀灵,你想做什么?”
      她们表面上是相亲相爱的好姐妹,但背地里却经常各种争斗,只是斗的在厉害,她也从未想过伤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