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4节
      “姐姐,说真的,我真的很讨厌你。”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简菀灵自顾自的喃喃自语:“姐姐,你瞧我们今天穿着同样的裙子,连鞋子首饰都是一样的,还真是好姐妹。你说,要是我们同时死了,有人能区分谁是谁嘛?”
      在这静悄悄无人烟的山顶,她问这种话,越发让简菀如心中不安,捂着被她打的通红面颊,她眼底一片惊慌。
      似是感受到她的害怕,简菀灵嗤笑一声,脸上满是嘲讽:“怎么,这样就怕了?如果我告诉你,我接下来的计划是要开着车撞进海里,你会不会更害怕的尖叫?”
      就在简菀如惊愕的惊呼时,简菀灵已经发动引擎,不管不顾的朝着前方的深海行驶而去。
      “姐姐,我忘了告诉你,在你还是旱鸭子的时候,我就已经偷偷学会了游泳,这次只要我还有幸活着,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将你取而代之。”
      在轿车坠落大海的那一瞬间,简菀如听到耳边传来一道疯狂的大喊声。
      这是她第一次听简菀灵真诚的称呼她姐姐,也是她在黑暗前听到的最后一声声音,只是一切都迟了,时光总不会在那一直等着她,接下来等待她的就是扑天黑暗。
      ……
      噗通一声……红色奥迪很快就沉入深海,发出巨大声响。
      一直躲在岸边偷偷观看的男人这时候忍不住了,他从茂密丛林中蹭的一声就飞奔而出,想也没想就随着那辆坠入深海的轿车一样沉入海底。
      “参谋长,你别急,唉,别……”和他一同的黑衣男子想拦也拦不住,他站在海边看着跳进大海的男人,急的跳的老高:“卧槽……这年头女人可比男人疯狂多了……”
      ----一题外话-那啥,霍先森出现了哈,跟着一起跳海了,够深情吧?00嘿嘿…
      003 禁忌的快感
      “你小子,平时老实的不得了,没想到心思都花到这了。”
      山郊的复古式别墅里,宋彦一边收拾着医药箱,一边笑容戏谑望着坐在床沿上的男人。
      男人正垂着凤眸,眸光幽深盯着躺在床上闭着双眼的女人,见她蹙眉蹙的厉害,他甚至还情不自禁伸手抚上她紧皱的眉梢,目光深情且眷恋,俨然是痴情不悔的角色。
      宋彦越看越是觉得好玩,他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起身拍了拍衣袖上看不见的灰尘,笑着出声:“你放心好了,你救的那么急时,她也就多呛了点水,身上擦破了点皮,如果夜晚不发烧,明早就能醒来了。”
      要知道,这位可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可现在却握着一个女人的手紧紧不放,瞧那紧张的样子,如果这女人真出什么事了,他指不定还要跟着殉情。
      想到那样的结果,宋彦更是不由勾着唇角,心中早已哈哈大笑起来。
      “那要是晚上发烧了怎么办?”男人显然还不大放心,依依不舍的目光从女人昏迷的睡颜上移开,落在两步开外的宋彦身上,他微蹙浓眉,俊朗面容上挂着淡淡冷沉:“宋彦,她对我很重要,我要她万无一失的活着。”
      许是太久没有开口说话,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却极具质感,像是包裹在黑色丝绒里的钻石一般闪耀。
      宋彦闻言,心底却是一惊,仔细端详起面前的男人,见他紧紧皱眉,脸上无一丝笑容,比平时的漠然更多一分紧张。
      他也不敢开玩笑了,而是满脸严肃道:“真没什么大事,你不要担心,晚上她要是发烧,你就给她物理降温,实在不行,在给她吃药。等会让阿九跟我去一趟市里,抓点药回来熬给她喝。”
      听他这么说,霍顾之这才安心点点头,然后看向一旁的何九:“阿九,等下就麻烦你去一趟了。”
      被称为阿九的男人就是下午在海边爆粗口的那位,听男人语气客气,他忙不迭点头,黝黑面庞上满是热情:“大哥瞧您说的,我跟你这么多年,做这点事还不是应该的嘛!”
      听言,霍顾之抿了抿薄唇,眉宇间透着一丝疲惫,宋彦见状,纵使心中万般好奇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找个借口先退了出来。
      但出来之后,他便拉着何九一个劲的询问,何九老实,摸着脑袋,憨憨笑着,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
      人走了以后,房间内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夕阳的余辉璀璨光彩,染红了大半边天,霍顾之就这么站在晚霞下,身姿颀长,却倍显寂寥。
      他抿着薄唇,一个人在房间里徘徊了许久,朗朗面色在灯光照射下显得有些森冷。
      最终,他站在床头,目光隐晦望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简菀如,不由冷笑了起来。
      真是一个傻女人,上了自己亲妹妹的贼船,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简菀如啊简菀如,我倒是很期待看到你知道是我救了你时会是怎样反应?
      ……
      简菀如彻底清醒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了,即便第一时间面对霍顾之,这个曾经猥亵过她的男人,她也表现的平静无波,似一潭死水一般毫无生机。
      本是焦急紧张等待的霍顾之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唇边不由勾起一抹冷笑,直接掉头离开,别墅里伺候的下人面面相觑,显然不大明白怎么人都救回来了,先生反而一句话不说的就走了?
      ……
      在这栋山郊别墅里,简菀如可以自由活动,她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细心的管家还在给她准备了现金,只要她想走没人会拦,但她一直都没动这个念头,而是整天一个人静静在房间里修养。
      这天夜里,简菀如已经入睡了,霍顾之却来了,就着窗外月光,男人来到女人床边,看着躺在床上闭眸浅眸的女人,他忍不住嗤笑一声,声声冷锐:“好了,别装睡了,我知道你没睡着。你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为什么还不走?”
      男人语气十分恶略,让装睡的简菀如瞬间睁大双眼,想也没想就从床上爬起来,目光死死瞪着霍顾之,第一次表现出沉寂只之外的恼火。
      “霍顾之,你现在是不是很高兴?我终于变的一无所有了,被父母抛弃,被亲妹妹设计伤害,连最爱的男人都没了!你还想怎么看我笑话?”
      女人着双脚站在冰凉地板上,如水凤眸中透着冷漠心寒,她神情激动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浑身都在颤抖,比之先前的无动于衷,这次她终于彻底爆发了。
      “你终于有反应了,我以为你要一直这么继续自欺欺人下去。”谁知霍顾之并不生气,他眯着幽深眼眸,笑意盈盈看着才到他胸前的小女人,以前每次见她都是十公分的高跟鞋不离脚,没想到脱了高跟鞋,她才这么点高啊。
      这样的认知,让男人心中愉悦,连带唇角边弧度越发上扬:“你妹妹一手操作的好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这样吧,我们来谈个交易,我帮你重回简家,你让我如愿以偿,如何?”
      他话一出,就让简菀如脸色瞬变,她咬牙切齿瞪着他,黑漆漆的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窗外洒进来的淡淡月光,接着这丝微弱光芒,她看清男人脸上的浓浓兴趣。
      这令她十分恶心反胃,想也没想就厉声拒绝:“休想。霍顾之,你别想趁人之危,我简菀如这辈子就是死,也不会和你扯上关系的。”
      两年前那场未遂的强奸,让她直到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一场噩梦,这个男人亏了是孟家下代,却一点儿也没有将孟家的优良传统学到。
      “呵呵……。”对于这种仇视情绪,霍顾之丝毫也不意外,他懒洋洋站在那,冷冽眸光睥了她一眼,扬唇淡笑:“不要忘了,你现在吃的穿的用的,包括你的命都是我救的。如今你的名字被人人霸用着,这世上已经有一个简菀如了,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
      霍顾之承认,他的确对她有些不良的想法,他二十五岁第一次被接回孟家时遇到了她,那时的她骄傲的像是个公主,理所当然享受着无数光环与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