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6节
      “少文,你放心好了,今天你舅舅不会来。”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孟杰霆拉着孟少文到了角落,皱眉小声向他嘱咐:“而且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别哭丧着脸,外人瞧见了,还以为你对这场订婚多不满意呢!”
      今年五十多岁的孟杰霆因为保养得当,看上去十分年轻,今天是孟家大喜的日子,他脸上看上去喜气洋洋,显然对于这桩婚事十分满意。
      孟少文站在沙滩不远处的椰子树下,神色隐晦不明,面对父亲的嘱咐,他也只是抿唇轻轻应了一声:“没有,能和小如订婚,我很高兴。”
      他怎么能不满意呢?当年他做了那样的事伤害了小如,让她差点被简菀灵害死,最后小如被救上来之后还因此而失去记忆,如今他还能娶到小如,完全就是上天对他格外开恩了。
      “既然高兴,怎么脸上一点笑容也没?”相比较老谋深算的儿子,孟杰霆这个做父亲的实在简单多了。
      他这一生都在长辈的安排下顺风顺水走了过来,上面有如鹰一样的严父,下面有能力出众的儿子,集团内的事物从不让他操手,他也过的乐呵。
      孟少文闻言,面上有片刻怔愣,是啊,多年的心愿终于达成了,为什么他心里却一点儿也不开心?,反而有些闷呢?
      想到这,他突然侧眸向房间内的简菀如看去,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穿着雪白婚纱,长长的裙摆拖在身后,身后有人给她盘发,而她则对着镜子专心抹口红。
      像是感应到他的注视,她回头隔着落地玻璃窗朝他微微一笑,笑容娇媚宁静,一如当年那个初见的少女一般芝兰皎洁。
      当年简菀灵开着车撞进了大海里,本就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只是最后菀如福大命大活了下来,虽然她失去了记忆,但他爱她的那份心却始终没变。
      意识到这,孟少文犹豫的心瞬间摆正,他弯了弯唇角,朝她温柔一笑,漆黑眼眸中道不出的浅润温情。
      ……
      这场订婚宴是孟简两家最乐于见到的结果,所以广邀亲朋好友,简家经营的奢侈品品牌享誉全国,所以来的宾客中不止有豪门贵胄,还有许多时尚圈中人物。
      当新娘穿着精致婚纱走出来的时候,宾客中传来一阵阵热闹掌声,懂行的人这时候已经认出来了,这件婚纱是法国著名设计师操刀设计,将蕾丝珍珠苏绣,这一系列元素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一对新人相挽着站在台上时,台下众人更是热烈鼓掌,这样的俊男美女组合实在养眼。
      主持人笑着说了一堆场面话,简菀灵一直站在孟少文身旁,将台下许多单身女子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在眼中,她唇畔边隐过一缕笑意。
      然后轻轻扯了扯身旁男人的衣袖,在他耳边小声道:“少文,我好紧张。”
      女人的声音娇软妩媚,让孟少文心中一软,他垂眸,目光爱怜望着她:“傻瓜,都到这一步了还紧张什么?昨天我们去领证的时候怎么也不见你紧张?”
      两人在台上互动的场面更让台下单身的女子嫉妒喷火,为什么好男人都是人家家的?这简菀如到底哪好了?居然能让孟公子痴情相待这么多年,最后还真的心甘情愿娶了?
      ……
      当结婚进行曲缓缓响起的时候,主持人在台上笑容满面说着那千篇一律的话:“孟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你身边这位美丽的小姐为妻子?以后不管生死或是老死,不管贫穷或是富贵,不管健康或是疾病,你是否愿意且坚定的和她一起走下去?”
      孟少文下意识看向身边站着的简菀如,都说女人在穿上婚纱的那一刻是最美的,他深深同意,今天的菀如比平时还要明艳动人,只是却让他有一种莫名的距离感。
      这种感觉打从她清醒来的第一秒就有了,一直存在了五年,让他始终没找到理由。
      只是这种场合不由他多考虑,他点头,当着父母亲朋的面,郑重道:“我愿……”
      “不行,我不同意。”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稚嫩童音打断,紧随而来的还有孩童紧张呼喊:“爸爸,你怎么能丢下宝宝不要了呢?你以前不是经常说不会给我找后妈的嘛!”
      一声爸爸让在场的宾客错愕,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从沙滩的不远处跑来一个粉嫩男童,孩子不过四五岁的年纪,但却穿的格外有气质,小西服小皮鞋头上带着小礼帽,帅气的一塌糊涂。
      小男孩跑上前来之后,站在那,生生从圆溜溜大眼睛中挤出两滴泪来,他视线落在台上的一对新人身上,小嘴一撇,控诉道:“爸爸,你不要我了,你真的不要我了。”
      说着,晶莹泪水生生从眼眶中滚了出来,小可怜的模样瞬间秒杀了在场的所有女性。
      才四岁的宝宝眨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叫着爸爸,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都软了,台下宾客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着。
      这到底怎么回事?以前也没听说这孟公子有儿子啊,怎么一下子都这么大了?
      好端端的一场订婚宴彻底被突如其来的孩子打搅,简菀灵被刺激的面上难堪,她泪水涟漪看着身边的男人,情绪激动问道:“少文,你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孩子是谁家的?”
      不止在场的客人心软了,就连孟少文心也酥了,在商场中,他手段强硬,但在生活中,他绝对是个跟正苗红的好男人。
      面对肉嘟嘟的孩子,他生不起一点儿气,反而走下去,弯腰蹲在他面前,风度翩翩笑道:”宝宝,你几岁啦?家住哪儿?怎么会到这来的?我不是你爸爸,你是不是认错了?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家?‘·这时候的他太过坦荡,丝毫也没有意识到孩童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捉弄光芒……
      006 爸爸驾到
      “哪来的野孩子捣乱,赶紧给我走!”只是不是每个人都似孟少文一样好脾性,简菀灵的母亲,也就是简安阳的妻子钟笑蓉面色铁青从座位上站起来。
      她伸手怒指着站在不远处的孩童,粉润面庞上满是气恼:“这都怎么回事,保安呢?怎么随便就放人进来了?”
      钟笑蓉出生书香门第,年轻的时候也是清秀婉约的美人儿,只是人到中年,在加上平时吃穿不愁,没什么烦心事,自然心宽体胖起来。
      为了保持淑女名媛风范,简菀灵站在台上抿唇小声哭泣,不敢有一丝出格举动。
      可心中却气的呕血,这小破孩到底是谁家的?少文有没有儿子她还能不知道?!这完全就是故意出来捣乱的。
      而孟少文则下意识皱眉,站起身来看着怒火中烧的钟笑蓉,面露无奈:“钟阿姨,这个孩子走错了地方,等下我派人送他回家。”
      小如的母亲一向就是这种火爆脾气,也不知道怎么生出小如这样清丽婉约的女儿。
      眼见事情越演越烈,孟少文的好友冷靖柏这时候走了出来,他穿着白色西服,面貌魅惑,桃花眼上挑着,将手中手机递到宝宝面前,温声道:“孩子你是不是和爸妈走失了?赶紧打个电话给你爸妈,别让她们担心。”
      冷靖柏和孟少文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关系一向要好,即便对于这场订婚宴他颇多怨言,可到底是希望自己兄弟能过的幸福。
      宝宝今年四岁了,才到成年男子的膝盖上方,但却穿着成熟的小西装,简直酷毙了。
      他葡萄大眼眨了眨,看着面前漂亮的男人递过来的手机,心中不屑哼了哼,真当他小什么都不懂呢?不就是想要骗他爸妈的电话号码嘛!哼哼,他才不会上当呢。
      孟少文见孩子迟迟没有行动,不免心急:“靖柏,这就交给你了,你负责帮这孩子找到他父母。”
      他已经很对不起小如了,怎么能连订婚宴还不给她一个圆满?
      冷靖柏太清楚这个好友了,面对他的嘱咐,他点头应了下来:“好,你先去安抚下菀如……”
      “贱女人。”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站在他身侧的宝宝忽然就有了动静,他小腿噌噌噌跑上了台,狠狠扑进简菀灵怀中,一下子把她撞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