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7节
      见此,宝宝更是得意,他直接坐在简菀灵身上,在她身上一顿乱打,包子脸上满是义愤填膺:“狐狸精,叫你勾引我爸爸!你死了那条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当我后妈的。”
      “啊……救命……”他一口一个狐狸精贱人的,让简菀灵面色充血,她穿着高跟鞋还有婚纱行动不便,被宝宝压在身下一顿捶打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少文……快救我。”
      宝宝冷笑,打的不过瘾,他还用牙咬,但凡能用的招他都用上了:“叫我爸爸也没用,你这个狐狸精就这么没人要嘛?!非得缠着我爸爸?”
      谁也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尤其是这孩子偏激的行为更众人心头发愣,在场有不少人已经开始相信了,毕竟孩子是不会说谎的,瞧这孩子满脸激动,显然对于爸爸为他找了个后妈而不满意。
      有多事的贵妇,这时候已经开始指责孟少文了:“少文啊,不是阿姨说你,你看现在这像什么话,赶紧把你儿子带回去教育,你和简小姐相爱多年,怎么还没把你儿子带给简小姐看看?这要是熟悉了,也不能发生今天这种事啊。”
      见简菀如被如此欺负,孟少文也顾不上向旁人解释,他长腿一迈,焦急上前一把将宝宝拉开,难得沉着脸冷峻吐口:“你这样太过分了!我不是你爸爸,你真的找错人了。”
      说话间,他伸手扶起简菀灵,将她紧紧拥在怀中,面露歉意:“对不起菀如,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这个孩子我不认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处理好,给你一个交代。”
      简菀灵又是被打又是被咬,早就没有先前绝艳无双的高傲姿态了,她发丝凌乱,雪白婚纱上被宝宝踩的全是脚印,哭红了双眼,面对旁人奚落嘲笑的目光,她心中更是怒火中烧,面子里子全都丢了。
      忍不住靠在孟少文怀中,小声哭泣起来:“少文……这是我们的订婚宴,你看,现在全都毁了。”
      话落,她晶莹泪水更是簌簌而下,这回是真的伤心委屈。
      盼了许多年的事终有一日要梦想成真了,可半路却杀出个程咬金。
      结婚证是领了,可哪个女人不希望能有一场梦幻的婚礼?虽然这只是一场订婚宴,可同样是她期待许久的,但现在却全被那个杂种破坏了。
      面对周围四起的争论声,孟少文没有紧张,但看着怀中女人委屈的哭诉,他是真的心慌了,直接挥手让保安上来,嗓音冷厉:“你们直接把他给我扔出去,他要是再敢闹,你们就把他给我送进警察局,我孟少文从来就没有儿子,即便有,也只会是菀如替我生。”
      男人语气温和,但说出的话却异常坚定,让先前还面面相觑议论的宾客瞬间安静下来。
      瞧这架势都要上警察局了,难道这孩子真和孟家无关?
      保安早就被眼前的闹剧给惊呆了,现在听总经理发话,忙不迭上前把那孩子逮住想要带出去。
      “等等!”就在保安抱着宝宝匆忙退出去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道清润低沉声响:“我倒要看看,谁敢将我霍顾之的儿子送去警察局?”
      说话间,男人已经走近,他一身正装,气势凌然,英俊面容上挂着漠然之色,冷沉目光扫了一眼台上相拥在一起的男女,唇畔边勾起一抹讥笑。
      最后他视线直直落在被保安拿下的宝宝身上,微蹙眉,眼里波光幽幽,冷声道:“你这个没出息的,趁着你妈妈午睡的功夫居然敢跑出来,小心等下你妈把你打包送回美国。”
      宝宝闻言,连忙捂着粉嘟嘟小脸啊啊啊的惊呼起来,那机灵的小摸样甚是可爱。
      霍顾之看在眼中,冷漠凤眸中划过一丝微笑,他给身后的何九递了一个眼神,男人会意,立马上前从保安手中将宝宝接了过来。
      宝宝一到何九怀中,顿时不安份起来,他眨巴着大眼睛,紧张兮兮问道:“何九叔叔,妈妈真的生气了?”
      得到过吩咐,何九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苦着脸望着怀中的小少爷,小声道:“你等下自己回去就知道了。”
      言情明白了,他眉间紧锁或孟少文见状,冷冽眸光落在霍顾之身上,抿唇冷笑起来:”舅舅,,算是全都你这大老远的从美国赶回来参加我的订婚宴真是辛苦了,只是这就是你给我的新婚礼物?指着台下一片狼藉,他更是嘲讽而笑:”你的好儿子刚刚可是上演了一出找爸爸的游戏,将我好好的订婚宴都搅合坏了,更是把宛如给打伤了!我想这件事,舅舅应该给我一个交代才对!
      007 萌娃奶爸组合
      相比较孟少文的冷厉寒霜,霍顾之平静多了,他挑了挑如墨浓眉,狭长凤眸笑容浅浅,看着这一片狼藉,唇边扬起一抹微笑,难得温声道:“大侄子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大明白啊。”
      他语调悠悠吐出大侄子三个字让在场的不少宾客都忍不住想笑,谁不知道孟老爷子这个私生子只比亲孙子大了那么几岁,啧啧,当年这件事暴出来的,可让南江热闹了好一阵子。
      孟少文脸色微沉,眸光不善扫了一眼被何九抱在怀中的宝宝,沉声吐口:“舅舅许久没回国了,没想到这一回来连儿子都这么大了。只是你这儿子眼神好像有点不大好,一直说我是他爸爸,你瞧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刻意咬中舅舅二字,清幽黑眸中沁着冰寒,显然对于这个孟家的耻辱是仇恨的。
      霍顾之一个月前就回国了,只是没通知任何人,对于孟家这场订婚宴他丝毫也提不起兴趣,要不是宝宝偷偷跑来闹场,他现在还抱着小女人在安稳睡下午觉,哪能到这来给自己找不痛快?
      想到这,他抿着薄唇,越发不耐起来:“是嘛?宝宝年纪小不懂事,怎么说你也是他表哥,就多多包涵包涵。”
      这时候倒攀上关系了?孟少文闻言,心中冷笑一声,先是安抚好怀中受惊的新娘子,然后他一步步走下台来,站在霍顾之面前,相比较当兵多年的精壮男人,他气势同样不弱:“舅舅这是故意砸场子的?我孟少文就是在不济,是非曲折还分得清楚,你儿子一上来就对我叫爸爸,这是明摆着让我的订婚宴办不下去啊。”
      这个男人是孟家的耻辱,同样也让他讨厌,老爷子昏头了,可他还正常,显贵清赫的孟家是不会接受这种人的。
      此话一出,先前还热切的气氛瞬间变得冷凝,在场的人没一个傻子,瞧着这两男人剑拔弩张气势,她们纷纷选择看起了热闹。
      孟家老爷子对霍顾之这个老来得子可是欢喜的不得了,要不是这位无心进恒远集团,现在集团接班人的位置还不一定是孟少文呢!
      “霍顾之,你不要在这装模作样了。”一直未曾开口的孟杰霆夫人王谷雪这时候忍不住了,她猛地一下子站起身来,脸上挂满了愤怒:“就算你对我们孟家有意见,也不应该这时候来找茬!你真以为随便找个野小子出来闹场就能掩饰的了你的狼子野心了?我告诉你,就算老爷子在宠你也没用,这事我们没完。”
      在这种场合下,她算是真的撕破脸了,直呼霍顾之名字,丝毫情面也不留。
      孟杰霆看在眼中,面上多少有些尴尬,他拉了拉妻子的手,着急在她耳边小声道:“你怎么一点儿面子也不给顾之留?他这好不容易从美国赶回来参加少文的订婚宴,哪能成心捣乱啊。”
      王谷雪真是气的浑身发抖,看着身边温和老实的丈夫,她眼底喷火,嗓音越发冷沉:“他不是成心的?难道还是我成心的?你少在这当老好人,让他赶紧给我走,我孟家大喜的日子不欢迎他!”
      她这个丈夫为人的确善良,但却善良过了头,他也不看看霍顾之是谁,是老爷子生的小儿子,专门来和少文抢家产的,现在又闹出这种事,不是故意砸场的是什么?
      随着王谷雪恼火的声音响起,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复杂,看热闹的人更多,这简直就是豪门辛秘啊,以前只听说霍顾之和孟家人不合,没想到居然会闹的这么不可开交。
      “呵……。”这样的态度,霍顾之显然不是第一次面对,他微翘唇角,冷锐凤眸扫了一眼孟家人,然后低低一笑,笑声低润寒凉:“你孟家是办喜事还是白事都和我无关,我只是来接我儿子回家的。”
      说话间,他从何九怀中接过宝宝,板着脸对他训话:“你这小子皮又痒了是不是?没事跑这来闹什么?知不知道你妈妈在家里很着急?”
      宝宝吐了吐粉嫩小舌头,对着孟家人做了个鬼脸,然后闲闲吐口:“我只是想来和表哥开个玩笑,谁知道他们居然当真了。不过表哥,你眼光真的不大好。”
      指了指被简家父母搂在怀中安慰的简菀灵,宝宝璀璨一笑,包子脸上有一丝嫌恶:“那女人娇娇柔柔的一推就倒了,又不是林妹妹,装什么病弱西施啊!表哥,你可要想好了,妻子可是要和自己过一辈子的,可千万不要娶个残次品回来,这样就不好了。”
      宝宝人小鬼大的语气听在众人耳中,忍不住发笑,孟家公子可比他年长二十多岁,可他却一点也不怕生的称呼人家为表哥,还口口声声将新娘子比喻成残次品。
      不过,可不是嘛!这简家两姐妹当年互相残杀的新闻虽然被压了下来,可大概过程,大家还是知道的。
      这简家大小姐虽然有幸存活下来,可却失了记忆,连嗓音都破了,美是美,却成了病西施,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生孩子呢。
      简家人脸色当即难看起来,钟笑蓉更是直接破口大骂:“哪来的野小子,居然敢这样说我女儿?亏你还是少文的表弟,就这点教养?哼,看你这样也知道你父母涵养不高。”
      一直面容沉静的霍顾之听到这,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沉沉盯着出言不逊的钟笑蓉,眼底透着一丝轻蔑:“以前只知道简夫人出自书香门第的钟家,没想到这骂人的功力也不浅啊。我家宝宝今年才四岁能懂什么?就是说了什么那也是童言无忌,简夫人这么和孩子计较,就不怕有损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