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8节
      才四岁的宝宝趴在霍顾之肩头,对着钟笑蓉笑嘻嘻道:“唉,这年头说真话可真难。”
      他语气稚嫩,粉嘟嘟小脸上挂着浅笑,可眼中却满是戏弄之色,显然是存心的。
      钟笑蓉气的浑身发抖,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已经许久不曾有人当着她面不给她面子了,以至于气愤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好了,你少说两句。”看着怀中的宝宝神采飞扬,霍顾之不由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深刻俊颜上浮现出一丝温软笑意。
      萌娃奶爸的组合,瞬间让在场的单身女性心中有了想法。
      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霍顾之都结婚有孩子了?瞧瞧,这男人帅气的,简直比孟少文还要有气质。
      孟少文不想在这种场合在霍顾之纠缠下去,抿了抿薄唇,直接冷声下起了逐客令:“我想刚才发生的闹剧,在场的宾客心里都有数,我孟少文行的正做的端,从没有私生子。霍先生的稚子跑来捣乱,我看事情就先这样吧!我孟少文的订婚宴还要继续下去。”
      其实霍顾之早就不想在这继续呆下去了,他倨傲眸光扫了一眼被推翻的椅子,然后笑出声道:“虽然你不认我这个舅舅了,但我当长辈的总不能空手来吧!啊九,将我准备的礼物送上来。”
      男人抱着孩子站在那一点儿也不显得娘气,反倒英俊挺拔,一勾唇一扬眉时,气质坦然淸隽,异常瞩目。
      何九听言,连忙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送上前去,只是孟家无一人接,最后他直接放在椅子上了。
      孟少文冷峻看了一眼包装精美的礼盒,唇边划过一抹嘲笑:“霍先生还真是考虑的周到,先是让自己儿子来闹场,现在又送礼,我孟某人还真是不敢收。”
      他清和嗓音中满是冷嘲,霍顾之站在那,根本就懒得理会,他又不是傻子,哪能真给他送什么好礼物?哼,等会把礼盒打开之后有他哭的。
      “爸爸,妈妈来了。”趴在霍顾之颈脖中的宝宝玩到现在也累了,他大眼睛随意一瞥,忽然看到身后的虞无双,小脸一喜,立马在霍顾之怀中挣扎着要下来:“妈妈,妈妈,你怎么来了?”
      缓缓而来的虞无双见到这一幕,微蹙黛眉,轻声唤道:“宝宝你慢点,不要摔着了。”
      女人的声线轻柔缓慢,如一阵微风似的扑面而来,让人心中酥麻,在场的简家和孟家人更是有种莫名熟悉感。
      尤其是孟少文,他猛地抬眸看去,心脏像是骤然停止了一般。
      ----一题外话-那啥,简宛如五年之后回来了,改名叫虞无双哈
      008 虞无双
      有那么一种人,打从一出场,就将万众瞩目。
      孟少文稍一抬头,就看到沙滩上站着一红衣女子,她穿着贴身真丝红裙,脸上挂着浅浅微笑,正一点点往这走来,海边风大,吹的她裙摆猎猎飞扬,满头青丝凌乱飘逸。
      栗色卷发遮住她大半个脸,孟少文看在眼中,心底像是停止呼吸一般,他满是不可置信像后退了两步,口中低喃:“小如?”
      突然出现的女人清艳明亮,如同宝石般璀璨夺目,让在场的不少男人都舍不得移开目光。
      “妈妈,妈妈……。”这时候,宝宝已经迫不及待从霍顾之身上蹭了下来,然后飞快朝着虞无双跑去,一下子扑进她怀中,他稚嫩包子脸上满满都是欢喜:“妈妈,今天天冷,你怎么不多穿点衣服?要是被冻感冒了,宝宝可要心疼了。”
      他紧紧抱着虞无双的纤腰,显然对她十分依赖,不少人听到这话,早已捧腹而笑起来。
      霍顾冰冷目光睥了一眼震惊过度的男人,眼底透着冷笑,孟少文啊孟少文,你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浴火重生后的简菀如可是一头黑心狼,你们这些人就等着被她扒皮挖心吧。
      虞无双绝艳面庞上挂着无懈可击淡笑,她弯下腰,笑着捏了捏宝宝粉嫩面颊:“妈妈不冷,找到宝宝,妈妈就安心了。”
      话落,她牵着宝宝手,来到霍顾之身边,面对面无表情的男人,她温软一笑,温声细语朝他解释起来:“宝宝不见了,我在家也着急就跟着一起来了。”
      霍顾之看在眼中,狭长眼眸中划过一丝暗芒,伸手将身边的女人搂进自己怀中,轻轻嗯了一声。
      心中却是止不住的冷笑,要说做戏,现在的虞无双可是更胜一筹,人前将完美女人这个称号可是演绎的无敌了。
      就是不知道,整容之后的女人,孟少文是否认的出来?
      两人相拥站在一起,有着极强的画面感,都是俊男美女的组合,简直比今天的新郎新娘还要抢风头。
      简菀灵捂着胸口站在那,怔愣望着虞无双,眼底划过无数惊慌。
      这个女人是谁?怎么长的那么像她?
      下意识地,她转头像孟少文看去,只见他面露惊诧,目光一瞬不瞬间盯着那个女人。
      这一刻,简菀灵心中浮现出无数惊惧,她面色发白,朝着怔愣中的男人尖声呼唤道:“少文,我心口疼,你能来扶我一下嘛。”
      她的呼声惊动了站在她身旁的钟笑蓉,她收回疑惑的目光,连忙扶着女儿在椅子上坐下来,语气越发不耐:“你说说你,身子不好就不能安份点?非得站着做什么?”
      简菀灵清冽面容上有着病弱之态,看着身边发飙的母亲,眼底深处划过一丝难堪。
      她这个母亲近些年来行事真是越来越上不得台面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说这种话,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身体不好?
      耳边忽然想起的柔弱女声,让孟少文猛然惊醒,他深深看了一眼巧笑倩兮的虞无双,快速收回视线,眼底一片冰凉。
      “还是不舒服?”之后,他来到简菀灵身边,极力压下心中不适感,只是有些想法却在脑海中疯狂发酵,让他脸上笑容看上去极不自然:“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简菀灵盼望了许久的订婚宴,势必要穿上世上最华美婚纱,为的就是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她太了解这些年轻的名媛千金小姐的想法了,为的就是将她们狠狠踩在脚下。
      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实在太打她脸了,她骨子里本就不是一个温柔心善的人,只是这些年在假扮简菀如,不得不压着真实性子。
      现在她真的有些奔溃了,泪水溢满了眼眶,娇柔看着孟少文,早已泣不成声:“少文……这是我们的订婚宴……你能让那些不相干的人都离开嘛!我想今天的婚宴能够圆满落幕。”
      如果说先前虞无双那张妖娆馥魅的面容让他震惊的话,那么现在简菀灵哭红的双眼更让他心疼,他情不自禁将她拥入怀中,温柔的吻落在她发顶上:“sorry,小如,我没考虑到你的心情,我答应过,会给你一场完美的订婚宴,今天这些只是意外,等下我一定会处理好。”
      这才是菀如,这才是他的菀如,刚才他怎么会在别的女人身上看到菀如的影子?
      想到这,他心中浮现出一丝愧疚,更是将简菀灵紧紧搂在怀中呵护,一点儿也不敢将刚才的想法暴露出来。
      他欠菀如的太多了,这辈子都还不清!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冷靖柏却看的一清二楚,这个突然出现的绝色美人儿可是眸光幽深,笑容完美,越是完美,越是让人心惊。
      “姓霍的,你们这一家子到底想怎么样?没看见今天是我女儿的婚礼?你是故意捣乱还是怎样?”今天简安阳不在场,钟笑蓉说话多少有些不经大脑思考了,她气呼呼盯着这忽然出现的一家人,眼底欲要喷火:“赶紧给我走!我们不欢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