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0节
      摇摇头,虞无双移开目光,她睫毛轻轻垂下,在剔透无暇脸庞上投下一排阴影,扬唇淡笑起来,笑的那般明艳璀璨,但骨子里却透着难以掩饰的哀伤。
      “我连脸上都动了刀子,还怕她们能认出来我?简菀灵占了我的一切,我就这么轻轻松松放过她,岂不是还是软包子?”
      以前的她啊,太爱在乎什么豪门名媛的头衔,让自己活在条条框框中,现在的她只想随着心意来,她不再是简家大小姐,而是虞无双,从地狱走出来的复仇之花。
      一句轻巧巧的脸上也动了刀子,让霍顾之心下动容,他眼底划过一丝幽光,伸手勾着她精致下颚,啧啧而笑:“放心好了,没人嫌弃你这张脸不真实。这可是我亲自找的大夫,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眼光?”
      为了她能够满意,他找了全球整容方面的专家,研究了好几个月才给她动了刀子。
      以前的她满身清冷如玉,现在的她却妩媚动人,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但他却能感受出她眼底难以压下的冷厉凄清,所以在很多事上他都愿意让着她,她以前是千金大小姐,一直就吃穿不愁,他不能让她跟了他之后,反倒生活的不如意。
      “呵……霍先生,是不是还想让我夸夸你眼光真好?”虞无双完全跟不上这男人的思路,一巴掌拍掉他做乱的大手,怒瞪着他,冰冷双瞳里渐渐有了生机:“不过我还真要感谢了,要不是你找的那么好大夫,我也不能变的这么漂亮。”
      霍顾之直接无视掉她语气中的嘲讽,依旧笑容潋滟,理了理衣袖,微勾薄唇:“既然你做好决定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晚上想吃什么?女王大人马上就要变身小小上班族,趁着这几天总得好好享受享受吧?”
      他慵懒靠在椅背上,眯着精锐凤眸,唇边含笑,俊颜完美,单单看上去真的是一个优雅贵公子。
      可只有虞无双知道这个男人有多黑心肠,简直就是披着天使外衣的魔鬼。
      她在这边暗暗腹诽,旁边的宝宝按捺不住了,中间隔着个霍顾之,他还是一下子噌进了虞无双怀中,小脸紧紧搁在她怀中,嗓音软糯:“妈妈,你别和爸爸吵了。爸爸可爱你了,你每晚熬夜在书房工作的时候他都不安心,生怕你身子骨受不了,还特意吩咐了阿姨给了做好吃的送上去。”
      孩童的声音轻轻软软,如同棉花糖般甜腻,让虞无双的心底瞬间变得柔软起来,她垂眸,看着扑在她撒娇的孩子,不由咧唇笑了起来:“傻小子,你知道什么啊就知道瞎说。”
      旁边的霍顾之更是面色大变,他皱眉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女人,只见她笑的纯净开怀,心底不免有些释怀。
      但到底是面子上过不去,他一把将赖皮不起的宝宝抱进怀中,伸手捏了捏他愤怒面颊,阴沉沉笑道:“好小子,你半夜不睡觉,还来监视我了?马上回去我就和管家说,让他以后每天监督你必须九点钟睡觉,什么动画片都不准看了。”
      这话有些狠了,让宝宝脸上笑脸瞬间变了,虞无双看在眼中,娇嗔瞪了一眼身边故作凶狠的男人,然后将宝宝从他身上抱了过来。
      白皙面庞上挂着柔柔微笑:“好了宝宝,别听你爸爸胡说,你妈妈护着呢,没人敢不让你看动画片。”
      这是他战友遗孀留下来的孩子,从他刚出生就被带到了她们身边,可以说,是她看着长大的。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她动容的,那无非就是这个孩子,看着他一点点长大,从牙牙学语到现在清楚抱着她叫妈妈,她心里的感动不是三言两句就能说的清楚。
      宝宝闻言,立马顺着杆往上爬,紧紧扑进虞无双怀中,假装呜呜哭着,捎带着再在她耳边诉说着霍顾之的“罪行”。
      霍顾之看在眼中直接冷哼一声,懒得理会,也就只有这个小女人才有心情和宝宝废话,有时候面对幼稚的宝宝,他实在没那么多耐心。
      不过不可否认,有了宝宝,的确让他们之间多了一份温情,尤其是宝宝那一声爸爸妈妈,更让他心底荡漾。
      这样是不是就可以证明,其实他和她之间除了交易,还有别的一些什么?
      ……
      黑色迈巴赫行驶在马路上,车厢内始终安静祥和,虞无双在陪宝宝玩,霍顾之则拿出平板在处理公务,虽没有交集,但一家三口看上去都极为和谐。
      前面开车的何九透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心中满满都是安慰。
      他和参谋长认识也有十多年了,从他一进部队就到了他手下,相比较别人,他更是了解参谋长的性子,也将他对无双小姐的情深不悔都看在眼中。
      ……
      恒远集团旗下建筑的苏盛房产是市中心有名的楼盘,房价更是高达数十万一平方。简菀灵和孟少文的婚房就在这里!
      深夜,简菀灵在浴室里淋浴,孟少文就躺在那张两米宽的大床上闭眸休息。
      耳边响起的淅淅沥沥水声吵的他头疼,脑海中总是时不时浮现出下午见到的那张绝色容颜。
      越想,他就越是觉得可笑,明明菀如就在他身边,他怎么还会将别人看成是她?
      只是刚一睁眼,对上房间内的装饰,孟少文更是皱眉心烦,那场意外,不仅让菀如失忆了,连带着品味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曾经无数次,菀如都在他面前憧憬着以后他和她的家,只是那时的她喜欢的清新温馨风,可现在却成了复古华丽……
      ”少文,我洗好7。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浴室内的简苑灵裹着浴巾出来了,她声线娇媚含水,瞬间让怔愣中的孟少文惊醒。
      011 报道第一天
      莺莺燕燕春春,
      花花柳柳真真,
      事事风风韵韵。
      娇娇嫩嫩,
      停停当当人人。
      刚芙蓉出浴的简菀灵面颊剔透红润,玲珑身段裹着白色浴巾,湿漉漉长发披散在肩头还滴着水珠,她双眸似身后的磨砂玻璃浴室一般雾霭朦胧,正娇羞无限望着孟少文。
      见他迟迟没有说话,她又抿唇轻声道:“要不要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少文?”
      女人的声线娇柔似水,回过神来的孟少文猛地一下从床上直起身来,眼前的一幕让他下意识移开视线,心中惴惴不安。
      他动作突兀尴尬,显然这样的场景不在他想象中。
      简菀灵见他这般,眼底划过一丝微笑,走上前两步,站在他身边,眯着明亮美眸,笑意盎然:“少文,你这是紧张?昨天我们领证了,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以后我们会夜夜睡在一起,你这样紧张的会让我很好笑。”
      她的少文哥哥啊,虽出生豪门显贵家庭,但却从未染上那些富二代的习气,反倒生活简单脾性温和,是出了名的优雅贵公子。
      这样的男人,让无数的千金小姐眼馋爱慕,但最后却成了她的丈夫,每每想到这,她心底就是一阵满足。
      “小如,我不是那个意思。”面对这个曾经亏欠过的女子,孟少文心中始终存着一丝内疚,他目光一转,落在身前的简菀灵身上,幽深黑眸中闪过一抹复杂光亮:“小如,你真的对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