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1节
      他总觉得她们之间甜蜜大于沉重,要不是那场意外,小如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一系列灾难,更加不会失忆。
      无数次,他都在和自己说,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但没有那些记忆的小如却让他始终有种陌生感。
      就像现在,在这样的场景下,他没有一丝喜悦,只有漫无边际的陌生感……
      “怎么了少文?”简菀灵脸上笑意微僵,她匆忙收回目光,咬着红唇,生怕面前的男人看出了什么:“我失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当年大夫不是也解释的很清楚了嘛?”
      这假的始终不能成真,聪明如简菀灵,其实在很多时候也害怕别人问她当年那些事,毕竟多说多错,她虽然和简菀如从小一起长大,但有些细节方面还是不大清楚。
      面前的女子洁白贝齿咬着唇瓣瑟瑟发抖,孟少文看在眼中,眼底深处划过一抹心疼,他上前轻轻握着她的手,面露遗憾歉意:“对不起菀如,我不应该提起你的伤心事,当年的确是我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但你要相信,我爱的始终都是你,我愿意以后的日子都来忏悔我的错误。”
      其实当年他也曾一度怨过自己居然上了简菀灵的当,可后来一想,真正要怪的人还是他,谁让他识人不清,意志力不够坚强?居然错把豺狼当成小白兔了?
      身边的男人目光溺爱,让简菀灵完全没有抵抗力,她一下子扑进他怀中,紧紧抱着他,清丽嗓音中透着一丝感动:“少文,你不要说这种话,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不管妹妹以前对我做过什么事,她现在都已经走了,我早就不怨了。我只想和你好好过日子!”
      声音微顿,她又继续柔和道:“你不知道,我失忆之后,对什么都没印象,可醒来之后看到你时,我心里就有很强烈的感觉,当时我就知道,我和这个男人以前肯定是认识的。”
      从小就衣食无忧的简菀灵其实什么都不缺,她这一辈子都在和简菀如争斗,她有的,她必须有,她没有的,她也要有。
      后来长大了,简菀如有个温润如玉的男友,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她怎么能容忍?
      她不仅要拥有这个男人,还要让眼中钉简菀如彻底消失在这个世上。
      这句话无疑让情绪不高了一晚上的孟少文心中惊喜,他深沉黑眸中浮现出浓浓欢喜,忽然意识到怀中女人头发还湿漉漉的。
      他扶着她在床沿上坐下,芝兰俊颜上挂着浅浅笑容:“小如,你先坐,我帮你吹头发。这几年你身体一直不好,头发不吹干了会感冒的。”
      虽然已经开春了,可现在已是深夜,气温极低,他舍不得小如身体再受一点儿意外。
      坐着床上的简菀灵绝美面容上挂着恰到好处的柔弱,面对对她关心的男人,她心底像抹了蜜糖一般甜,但这是她们的新婚夜,她早已迫不及待和他一同共入天堂。
      只是共处一室的男人好像还并不着急,没等她说话,就转身进了浴室拿吹风机。
      咬了咬红唇,简菀灵面上划过一丝娇羞,趁着孟少文进浴室的时候,她裹着浴巾来到梳妆台前,镜子中显现出一张出水芙蓉般的脸孔。
      看着看着,她忽然扬唇得意一笑,那个女人死了之后,她这张脸就是独一无二的,少文哥哥不管是喜欢这张脸,还是喜欢那清冽温婉的性子,她都有……
      ……
      一周后,阳光明媚之时,恒远集团也迎来了新年之后最热闹的招聘会。
      作为南江最著名的集团,无数高校毕业生都将进入恒远实习当成了最荣耀的机会。
      时隔五年,虞无双再次来到恒远集团时是一个人开车来的,到大厦门口时,她就缓缓停车。
      摘下墨镜,仰头注视着这栋高楼大厦,她红唇微弯,心中不免嗤笑两声。
      当年每次来这,都是司机开着豪车送她来,但这次她却是以恒远集团新招的员工身份来的,但她心中却满满都是欢喜,她过够了以前那种被当成玻璃花养着的日子了,一摔就碎,而且碎的支离破碎无法补救……
      这次她不要做任由摆布的公主,她要当自己的女王,让以前那些欠她的人都付出血一般代价。
      她思考的太过认真,以至于都没听见身后响起的喇叭声……
      ……
      孟少文其实早就上班了,由于不是结婚,真正放假也没几天,新婚第三天就开始上班,为此,还让简菀灵难受了好久,之前幻想的蜜月也都没有了。
      这天早上他照常开车来上班,到了大厦门口时,前面一辆红色法拉利挡住了他的去向,他皱眉,按了好几声喇叭,前面车辆都无一丝动静。
      之后,他沉着脸拉下车门下车,走了上去,敲了敲法拉利的车窗。但没想到,车窗缓缓摇下之后,居然露出一张瑰艳无双的绝色面容……
      012 来日方长
      “嗨……孟总,真巧。”
      这些年来,虞无双早就练就了察言观色的本领,以前她是举止温婉的大家闺秀,现在的她一颦一笑都极具风情,是那种让男人只看一眼就怦然心动的美人儿。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响,令她顿时收回复杂情绪,笑着和站在她车外的男人打招呼。
      车窗摇下之后,露出这么一张魅惑生动的面容,让孟少文愣了片刻,那天太过匆忙,现在他细细打量起面前这张脸来,发现其实只是意像,菀如是宁静温和的,从不会这般媚光四射。
      想到这,他扯了扯唇角,冷淡吐口:“小姐,你的车在前面挡着我的车了,前面是我的停车位。”
      顺着他的视线,虞无双一眼就看到了大厦前面那一排的停车位,那估计是专门划给集团高层停车用的,而升为总经理的孟少文自然不会在像以前一样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库。
      一瞬间,她脑海中划过无数想法,但最终却归于平静,她推开车门下车,面对面前冷着脸的男人,她抱歉一笑:“孟总,真是不好意思,我第一次来恒远报道,还没摸清楚路,不知道停车场在哪。”
      今天的虞无双穿了件白色休闲西服,挺括的九分裤,外加一双红色漆皮高跟鞋,很简单的装扮但穿在她身上却格外有味道,有种职场女强人的气质。
      她还是一如既往化着精致妆容,栗色卷发静静披散在肩头,唇瓣潋滟水润,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随着她的靠近,孟少文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皱着墨眉,面色阴沉:“你来恒远报道?”
      自打发生当年那场意外之后,对陌生漂亮的女人,他都有种排斥感,尤其像她这样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惑人魅力的女人更让他警惕。
      “难道我看着很不像?”将他那细微的退避动作看在眼中,虞无双幽深凤眸中闪过淡淡光亮,她笑着靠在红色法拉利上,无奈摊手失笑:“我只是个小女人,要赚钱养家,不出来工作怎么养的活宝宝?”
      这种似真似假的话让孟少文眼底隐过一缕暗芒,他眸光清淡扫了一眼她身后的法拉利ff,然后扬唇讥笑:“没想到霍先生心思这么宽,居然舍得让自己的女人出来工作。”
      看来霍顾之对她还是挺上心的,连五百多万的车都有了,还来上什么班?
      像是听不出他语气中的冷淡,虞无双笑着撩了撩耳边长发,她抬着雪白下颚,眸光一如既往的矜娇:“他的是他的,我不太喜欢花男人钱。”
      这话倒是真的,在她有能力赚钱之后,就从未在用过那个男人的钱,不过她们之间的关系早就复杂的分离不开了,说什么花钱的事都太虚假,就连她的创业基金都是他资助的,她和他还能撇清关系嘛?
      孟少文抿了抿薄唇,对这种话并不放在心上,一个年轻美貌的女人开着五百多万的车,不是男人买的,她有这个能力赚这个钱?
      他站在那,身躯颀长,笑如清风,但眼底却透着摄人魄力:“我们恒远欢迎有能力的员工加入,不过在这之前,还希望小姐第一天上班报道不要迟到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