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3节
      “简小姐,是来见孟总的?”电梯在缓缓上升,虞无双笑着抱胸看着简菀灵,眼底闪过一丝打量光芒。
      今天简菀灵穿着香奈儿2014春夏高级订制的白裙子,外套一个红色针织衫,三千青丝尽数披在肩上,美眸明亮,气质温婉,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想呵护的小白花。
      五年前的她干练娇俏的,但现在的简菀灵却真是一朵白莲花。
      也不看看自己都什么年纪了,还穿着白色雪纺裙子,真不知道自己年纪?还以为永远二十来岁呢!
      呵……这就是孟少文的眼光,居然这么多年下来也没认出来。
      在她打量她的时候,简菀灵也不动神色扫了一眼虞无双,见到又是她,她精致面容上柔和笑意僵了下,到底是想到订婚宴上那些事气愤难平,她咬唇冷冽道:“你怎么在这?这次又是想带你儿子来捣乱了?”
      女人对于婚礼总是记忆尤甚的,毕竟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大事,更别说简菀灵了,这是她这么多年来最大的期盼,可在那天却被这些人毁的一塌糊涂。
      这个女人看起来比她漂亮,比她年轻,也比她更有气质,那天把她的风头全抢光了。
      最可恨的是她这张脸,简直让她如鲠在喉般的难受,为什么简菀如都死了,现在又出来一个和她长的这么相似的女人?
      “简小姐说笑了,我家宝宝那天是和他表哥闹着玩呢!你现在也嫁给孟先生了,怎么着也是宝宝的嫂子,就不能多担待担待嘛?”面对气势冷峻的简菀灵,虞无双并不怯场,相比较五年前光有气势没有胆量的她来说,现在的所拥有的一切足够她挺直腰杆面对这些仇人了。
      她笑眯眯注视着冷着脸的女人,绝艳脸庞上挂着如花笑意,端的是媚态天成:“外人都说简小姐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还真是的,不然怎么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嫁得如意郎君?”
      今天简菀灵穿的是平底鞋,虞无双依然十公分高跟鞋不离脚,两人身高一下子差了这么多,让虞无双气势更显。
      “你……”简菀灵直接被这种恶毒话给气的发疯,她垂在两侧玉手紧握,目光喷火盯着身边笑靥如花的女人,眼底尽是怨毒光芒:“不要以为你是霍顾之的女人我就怕你了,说话注意点,我简菀如怎样还轮不到你来管。”
      简菀如?虞无双闻言,唇畔边笑意更深,这还真是弄假成真了,假扮了她这么多年,现在称自己的名字也越发的熟练,当真是一点儿维和感都没。
      想到这,她浓密睫微颤,妩媚杏眸中划过一缕幽光,依然笑意盈盈道:“简小姐这么厉害,哪能怕我这个小角色。只是我们家顾之和我说过,我长的和简小姐有点像,所以今天见到简小姐时才不由的拿来和自己比较下……”
      嗓音微顿,她脸上笑意这更深,戏谑扫了一眼身边已经猛然变色的女人,她又语调悠悠吐口:“只是没想到啊,简小姐在五年前就失忆了,就连嗓子已经恢复好久才好的,啧啧,你遭遇这么惨,的确是我比不上的。”
      简菀灵这辈子最恨的事就是有一张和别人一模一样的脸,被面前的女人触痛底线,她面露怒容,气的浑身颤抖。
      自从那场意外之后,她一直就是简家的宝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连孟少文对她都是百依百顺,从未有人这般阴阳怪气的讽刺她。
      她气的当场翻脸,一向柔美娇俏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阴狠,咬牙冷笑:“你一个给男人暖床的贱货有怎么资格在我面前这么嚣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霍顾之之间的关系,他这么多年一直没结婚,就算有个儿子也不一定是你生的,你一个当婊子的,还给脸不要脸了?”
      将这番话说出来之后,简菀灵整个人都愉悦了,她抬了抬雪白下颚,脸上满是傲娇之色。
      是呢……和这种外围女相比,她无疑是最成功完美的,她有强大的家族做后盾,连嫁的老公都是人中龙凤,这女人凭什么和她比?
      瞧她这样子,恐怕还是恒远集团的员工,当真以为霍顾之的势就能和她一拼?
      真是可笑,她的老公才是霍老亲自承认的恒远继承人……
      她每一句都极为恶毒肮脏,俨然将虞无双想象成下等女人。
      虞无双闻言,眼底幽光浮现,电梯叮咚一声已经到了十楼,她并没有着急出去,而是拍拍手,突然上前狠狠扇了简菀灵一巴掌。
      打完一巴掌之后她不解气,反手又给她一巴掌,然后狠狠将她脑袋压在电梯墙壁上,面色阴狠,再无一丝笑容:“我和霍顾之的关系还轮不到你来评价,你以为你谁?我告诉你,别说是你了,就是孟少文今天敢在我面前和我说这种话,我都敢扇他!我叫虞无双,不叫贱女人,下次在让我听见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就真的把你狗牙给敲碎。”
      她语气阴恻恻的像从幽冥地府飘出来一般,简菀灵简直被打蒙了,那场刻意而为之的灾难,不止将简菀如给除了,同样的,也让她身体修养了好几年才康复。
      但却实实在在是个病秧子,到底伤了根本,以后不管怎么补都没用。
      现在被她压在墙壁上,她根本无一丝还手余地,眼中满满惊恐,绝美面庞上挂着狼狈,再无先前的傲娇神色了:“你……虞无双……你居然敢动手打我,你忘了这是哪?我要报警,我要告你!”
      ------题外话------
      感谢土豪侧浪们给素素送的花和钻,么么哒,爱你们。送了8斗儿1
      015 主动辞职
      就在电梯门缓缓打开的时候,虞无双已经松开了钳制她的双手,她手上还拿着文件,眸光含笑盯着瘫倒在电梯中唇边流血的简菀灵。
      在她眼中,她看到了狼狈,惊惧,仇恨……
      看着看着,她忽然扬唇一笑,眼底透着无尽黑暗,似有万千深渊般宁静幽远:“你给我看清楚了,我虞无双可不是软包子,可以任由你欺负。”
      话落,她就转身离开,姿态极为高傲,丝毫也没意识到打完人之后会给她带什么样的后果。
      那两巴掌用了十足的力道,简菀灵已经被扇的眼冒金星,口腔内唇肉划破了皮,满嘴的血腥感让她面色难看,简直狼狈到家了,丝毫没有平日里优雅的名媛做派。
      她抬首眼睁睁看着虞无双就这么潇洒离开,握拳咬牙嘶喊道:“虞无双,我记住你了,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虞无双直接伸手推开电梯外那群惊呆了挡着她路的员工,对于身后撂狠话的简菀灵并不放在心上。
      简菀灵啊简菀灵,你这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
      我可是记得当年在车上你那一巴掌,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等不及来招惹我了。
      别急,很快我就会一一都讨回来,是我东西谁也不能染指,我虞无双宁愿将那些扔去喂狗也不会便宜你的!
      电梯外等电梯的恒远员工都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惊呆了,傻傻看着虞无双身影如火一般离开,但却无一个人敢上前拦她。
      这个时候的虞无双面色清淡如水,像从地狱中拖着死神镰刀走出来的魔鬼一般可怕。
      她们没听清楚她先前那番话,但却将简菀灵惊恐狼狈的神色看在眼中,能不把孟少夫人放在眼中的人,又岂是她们招惹的起?
      ……
      虞无双出了电梯之后直接去了孟少文办公室,门口小秘书自然阻拦,她直接摆出和霍顾之的身份,就堂而皇之的进去了。
      孟少文坐在皮质极好的老板椅上,将手中文件放下,办公桌后,他的双眸深沉似海,打量目光落在站在中央的虞无双身上,见她面色无样,他缓缓收回目光,不疾不徐吐口问道:“你不是说你是来恒远新报道的员工嘛?今天不好好上班来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女人有一张和小如极为相似的脸孔,只是小如从不会像她这般伶牙俐齿,也没她这般馥媚娇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