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4节
      越是美丽动人的漂亮女人,越是心怀鬼胎,在女色上吃过亏的孟少文对忽然出现的虞无双更是警备。
      “我是来辞职的。”虞无双今天穿的十分职业化,她眸光矜娇,带着一贯的傲气:“本来我是很看好恒远,以及孟总的。只是没想到孟总娶了个泼妇,刚才你的娇妻对我出言不逊,我没忍住扇了她两巴掌,我想,有这层恩怨在,我还是主动辞职的好,免得以后冤家路窄被人穿小鞋。”
      她说的坦荡无一丝隐瞒,明明是她动手打了人,但她却面不改色说了出来,俨然是没将简家和孟家放在眼中。
      孟少文闻言,猛地站起身来,俊朗容颜上有一丝急促:“你打手打了小如?你到底怎么伤害她了?我告诉你,她要有什么事,就是有霍顾之保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他语气紧张,黑眸中溢满了关心之色,但虞无双看在眼中却觉得恶心,她无奈摊手,直接嗤笑出声:“孟总何必这么大动静?你的小如还好好的,她只是嘴贱骂了我几句,我一时没忍住才打了她,怎么?你想我当缩头乌龟才好?只是我虞无双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吃亏这个词语。”
      连人都没认清楚,还口口声声叫什么小如,幸好霍顾之那个男人有先见之明给她改名了,不然她现在岂不是得恶心的想吐?
      她的语气实在太过轻松简单,让孟少文怒从中来,额头上青筋根根突起,一向温润如玉的男人,此刻竟显得有些暴怒“虞无双!”这是他第一次叫她名字,却是那般冷厉寒凉。
      虞无双听在耳中,面上无一丝变化,心底却掀起一丝涟漪,她冷笑回瞪着他,眼底一片冰冷:“我们这些小员工自然没有孟总的娇妻重要,但我虞无双也不是软包子会任人欺负!”
      五年过去了,虞无双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个为了面子可以忍气吞声的豪门千金了。
      她是无双,独一无二的虞无双,凭什么要受这份气?不要说今天简菀灵没有得罪她,就是她们之间的恩怨,也让她这次回来下定决心要让她下地狱。
      孟少文从没见哪个女人像她这般大胆,居然跑来亲自和她承认这种事。她眉目精致,语气虽然冷淡但说的话却中肯,无一丝欺瞒。下意识的,他就是相信了她。
      这样的念头刚浮现出来就被他压了下去,他紧紧盯着她,面容阴霾冷峻:“虞小姐这么处处和我孟某做对是因为霍顾之的关系?呵……好,我同意你的辞职,我们恒远不欢迎居心不良的人。”
      他语带嘲讽,冷笑收回目光之后,就迈着长腿着急出了办公室,俨然对简菀灵极为上心。
      身边似一阵风刮过,面前的男人就彻底消失了,站在原地的虞无双不禁闭上双眼,深邃眼底划过一抹浓浓失望,纤弱身躯在不停发颤。
      死心吧,死心吧!
      她当年一定瞎了眼才会喜欢上这种是非不分的男人,但凡他有点脑子,事情也不会演变成今天这样……
      片刻之后,她缓解了情绪,还从口袋里拿出dior口红对着反光的玻璃抹了抹唇瓣,涂好之后满意抿了抿红唇,这才高傲的从孟少文办公室中走出来。
      门口接电话的小秘书显然是已经知道刚才发生在电梯里的那件事了,连带着注视她的目光都充满了惊恐。
      虞无双也不在意,反正也辞职了,她倒是一身轻松,扯了扯鲜艳红唇,踩着高跟鞋极为妖娆出了办公室。
      最后,拿了包包,她直接打了个电话给霍顾之,电话没响几下就被接通。
      虞无双也不矫情,直接冷冽吐口:“你不是不希望我进恒远上班嘛,现在好了,我主动辞职了,限你十分钟之内出现在恒远楼下,不然我就改变主意。”
      016 异常恼火
      虞无双和霍顾之认识有十三年了,前八年,她对他是存着有色眼镜看待的,就唯恐避之而不及。
      那时的她是简家大小姐,和孟少文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孟家私生子自然是排斥轻蔑的,生怕多和他接触一秒就有损身份。
      但命运往往是个悲剧,就在五年前,全世界都将她遗忘的时候,他却把她救活,还尽自己所能帮助她,给了她第二次新生的机会。
      ……
      电话中,她的声音带着一贯的颐指气使,还有些小傲娇,话落之后,没等他回答,她就果断挂了电话。
      此时的霍顾之正在工厂和公司员工开会,前几年正是公司发展飞速的时候,他却陪着受伤的她一同出国,其中困难从未对外人言说过,但他身边那些忠心耿耿的手下却都看在眼中。
      拿着已经挂断的手机沉思了几秒钟,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霍然起身,他一边伸手去拿椅背上的西服将其穿在身上,一边向会议上的员工解释。
      “抱歉,今天的会议我只能先开到这了,家里有些私事需要我去处理。和猎豹的合作就由尔冬来和你们接着谈。”
      今天这场高层会议是准备许久的,长长的会议桌旁坐满了人,众人见到这一幕,纷纷瞪大双眼,面露错愕,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穿好衣服的董事长就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
      ……
      霍顾之的企业并不在繁华的市中心,而是在偏僻郊区,即便开着性能极好的跑车,他也花了二十分钟才到恒远楼下,而那个女人早就无影无踪了。
      他下车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虞无双,最后只能无奈靠在车边给她打电话。
      虞无双就在对面的咖啡馆里,将马路对面的男人神色尽收眼底,包中手机在振动,她没急着接,而是伸手招来服务员付了钱之后才姗姗朝着对面走去。
      ……
      “你迟了十分钟。”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虞无双垂眸指着手腕上精致女士腕表,轻启朱唇,面无表情道:“我最讨厌迟到的人。”
      闻言,霍顾之连忙转身,深刻俊颜一扫先前无奈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笑意:“终于找到你了,刚才我在公司开会,你一个电话我就来了。”
      话刚说出口,他就发现站在两步开外的小女人面色过于冷淡,水润眼眸似是沁着化不开的冰霜,聪明如霍顾之,在一联想她先前在电话中说的话,心中多少有些了解了。
      “今天在恒远工作的不愉快所以要辞职?”他走上前去,长臂一伸将她揽进怀中,怀中的女人并不挣扎,反而温顺靠在他怀中,但却更让他心疼:“有人欺负你了?嗯?”
      最后一声,他语调微扬,幽深凤眸中划过一抹嗜血寒霜。
      男人的肩膀厚实温暖,让浑身上下都散发冰冷气息的虞无双心底陡然放松下来,她静静靠在他肩头,抬眸仰望着面前高耸壮观的恒远集团,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声。
      笑着笑着,她眼中却更加黑暗似墨,抿了抿唇,寒声道:“我动手打了简菀灵,你说,简家和孟少文会怎么对付我?”
      那是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亲妹妹,但却对她仇深似海,做出的那些事更是让人发指,不要说扇她两巴掌了,就是喝她的血吃她的肉都不足以平息她心中愤怒。
      “没人敢对付你。”霍顾之稍微想一下也知道今天是怎样一副冤家路窄戏码,他垂眸看着怀中沉默不语的小女人,心情极为复杂:“后悔动手了?”
      这个女人这些年在国外可以说是混的顺风顺水,她完全可以不必回来,依然过着女王一般的日子。
      但她还是回来了,目的太多,已经蒙蔽了她的本心。
      “不……”虞无双听言,猛地抬首,一向平淡的情绪在此刻显得格外激动,她想也没想就厉声否决:“我不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我虞无双回来就是为了报仇,我要让她简菀灵身败名裂,让那些人都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她的真实面目。”
      面前的女人一向就是优雅高贵大方的,甚至能在时装周上大放异彩,但在此刻却显得毫无理智可言,霍顾之看在眼中,不由皱眉,他沉着脸拉着她上车:“你今天情绪不好,上车在说,有些话在外面说不好。”
      虞无双知道自己今天情绪有些失控了,上车之后,她深吸一口气,朝着身边的男人柔柔一笑:“抱歉,今天是不好,没收敛好情绪,还麻烦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