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5节
      “晚上想吃什么?”他打响引擎之后,脚踩油门,然后黑色迈巴赫一溜烟就划了出去。
      霍顾之其实不想去思考她今天心情不好是因为和简菀灵狭路相逢,还是因为要错失在恒远工作的机会?!
      对于她的计划,他早就清楚,不是没阻拦过,但却无用,她心思大,根本不是他三言两句说的明白的。
      他问的突兀让虞无双脸上笑意僵了下,但她还是勾唇淡笑着:“宝宝昨天说想去吃披萨,我们晚上去吃披萨好了。”
      这个男人年长她十岁,以前她跟着孟少文一样称呼他为舅舅,但他却总是沉着脸不吱声,把她吓的够惨。
      后来,她真正走进这个男人生活,才发现他其实才是最吃人不吐骨头的那个,而她刚才居然脑袋不清楚的和她闹脾气……一想到这,虞无双就觉得脑门直疼。
      霍顾之闻言,轻轻“嗯”了一声,他尾音冷淡,让人有种距离感。
      她骨子里就是个偏冷淡的人,他一不说话,她也跟着沉默了下来,开车回家的这一路上随着两人的沉默气氛越发冷峻起来。
      ……
      临下车前,霍顾之突然叫住了她,从怀中掏出一张设计唯美的邀请函。
      虞无双看在眼中,稍稍一愣,皱眉望着他:“什么意思?”
      女人的声音轻软温和,瞬间抚平了霍顾之冷硬心脏,他牵了牵薄唇,倨傲吐口:“几天后
      是市长夫人举办慈善拍卖会的时间,到时整个南江名流商人都会出席,这是邀请函!我见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问关于这个的事,就让尔冬帮我把这个留下来了。”
      这场晚会虞无双的确早有耳闻,只是她根基都在国外,对于南江来说,她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自然弄不到这么高级的邀请函,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如此细致,更是对她关怀到如斯地步。
      她诧异过后,心中浮现出一丝温暖,笑着接过他手中的邀请函,眼底渐渐有了喜悦之色:“这张邀请函对我来说很重要,papaverrhoeas(虞美人)的身份我暂时还不想公开,有了它,我就能认识那些名媛贵妇了。”
      她唇瓣含笑,爱不释手抚摸着那张精明邀请函,语气更是诚恳无一丝隐瞒,但却让霍顾之心中异常恼火。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才能想到他的存在?
      意识到这,他面上泛着怒火,猛地欺身压在她身上,虎口捏着她精致下颚,凤目危险冷沉:“虞无双,这就是你的骄傲?你需要什么大可以和我说,我可以带着你出去交际!不要说市长夫人的宴会了,就是省长夫人我也可以办到,你是不是忘了,你身边还有一个霍顾之?”
      ------题外话------
      肥肥的一章,看文的亲们都出来冒个泡,表要老是潜水哈o(n_n)o
      ╭(╯^╰)╮霍先森表示亲们不收藏不留言,他今晚会去吃你们豆腐(好吧,其实是色色的素素想吃你们豆腐,哈哈哈)
      017 一起沉沦
      “你是不是忘了,你身边还有一个霍顾之?”
      男人的声线低沉暗哑,但却极富质感,掷地有声的气势在她耳边久久回荡。
      被他强迫仰着下颚,虞无双心中极为复杂,那句狠厉的话直戳她心窝子,让她想逃避都不行。
      她心虚移开视线,咬着红唇,倔强吐口:“我们之间这场交易从一开始就说的很清楚,你需要我的身体,我仰仗你的权势,我知道你权势滔天,不必在我面前时时显摆。”
      “你认为我这是显摆?”霍顾之闻言,声音更是冷了一分,他双眸死死盯着她,不愿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奈何这个女人已经修炼到一定地步了,居然能如此淡然处之。
      这样漠然的她,让他气的胸口发闷:“我霍顾之是闲着没事做,所以才来和你显摆这个?”
      凭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对于参加什么慈善晚宴根本就不感兴趣,要不是看她如此在意,他能费这份心力关注这个?
      面前的男人大她十岁,本该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但却一直没动静,反倒和她还有宝宝生活在一起。
      虞无双不想去想为什么,她咬着唇瓣,将目光落在窗外,拒绝和他交谈。
      有时候了解的越多,越是让她陷入被动,现在的她,又岂能承担的起那些?
      “虞无双!”霍顾之真是气到脸色发青,看着面前冷血小女人,他暗暗咬牙,眼中幽光闪烁,忽然垂首,在她晶莹耳垂上狠狠咬了一口:“你的心是铁做的?嗯?”
      虞无双不曾想他会这样,被他咬的立马叫疼,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却由重重的啃咬变成轻柔的吮吸。
      男人的舌头一如他身体一般强硬有力道,让她根本无力抵抗:“别……好痒,好痒……。”
      怕痒的虞无双根本抵抗不了,先前还冷冽面容瞬间变得绯红起来,在他身下不停挣扎:“霍顾之,你给我起来,太痒了,我受不了了。”
      她嗓音含媚,比之先前不知道温软多少,趴在她耳边的霍顾之抬首看去,只见身下的女人正泪眼汪汪向他求饶,绝美面庞上挂着淡淡红晕,乌黑瞳孔像水洗过一般水润晶亮,让他瞬间血液澎湃起来。
      “小乖,你这样才让我真的受不了……。”怀中的女人太过明艳人,让霍顾之眼中燃烧着烈火,他低低一笑,咬牙在她耳边恶劣道:“你的心总是坚硬的不让任何人靠近,可你越是抗拒,越是能激起我的斗志……还有……”
      男人嗓音微顿,英俊面容上挂着优雅笑意,但吐出的话却极为下流:“我们在一起睡了五年,你现在才来和我撇清关系,是不是晚了些?”
      虞无双闻言,脸上神色僵了下,但不等她思考,身上的男人就忽然化身为狼,他伸手在她胸前柔软上捏了一把,低头擒住她的红唇,舌头在她口中肆意做乱。
      她本来是抗拒的,但他的吻技实在太高超,吻的她压根就说不出话来,嘟囔声还没发出来,就被他咬了下嘴唇:“这时候居然敢不认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男人有一张美如谪仙的脸孔,平日里总是人模人样的一本正经,但只有虞无双知道,这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男人,这些年跟在他身边,她不知道多少次长了见识。
      如果说男人是视觉动物,那么女人恐怕也是,面前的男人太过光彩荣耀,被他强吻,虞无双心中并不排斥,到了最后反倒被他吻的七荤八素,尽情享受起来。
      狭窄的车厢内,让霍顾之发展不起来,他埋首在她胸前亲吻,入目的雪白柔软,亮瞎了他的眼,让他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虞无双仰着下颚,紧闭双眼,深到深处时,只能紧紧捧着他脑袋,娇声喘息呻吟……
      男人气息火热缠绵,让她想忽略都不行,在这场游戏中,男人始终比女人有优势,一如当年一般,她玩不过他,只能跟随他的脚步一同沉沦。
      ……
      初春的天气,万物刚刚苏醒,花园中鸟语花香的十分美妙,但车厢内的两人却无心欣赏,她们相互搂在一起,在亲吻爱抚中将彼此交缠在一起。
      楼上房间内听见汽车声响的宝宝早就眉开眼笑迈着小胳膊小腿从楼梯上跑下来,飞速开门出来,见院子里跑车车门紧闭,车上爸爸妈妈坐在一起也不知道交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