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6节
      他小嘴一撇,心想爸爸可真是偏心,这都下班回来了还不让妈妈回来陪他,非得霸占着妈妈。
      想到这,宝宝包子脸皱了皱,他迈着小腿上前艰难拉开车门,气呼呼道:“爸爸,你太讨厌了,妈妈都累了,你就不能让她先休息……。”
      车门拉开了,里面活色生香的激情场景顿时让宝宝呆若木鸡,他尖叫一声,小手连忙捂着双眼向后退去,小嘴里啊啊惊呼:“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这么大的声响瞬间惊动车内火热缠绵的两人,虞无双吓的脸色微变,霍顾之更是紧紧将身下女人挡住,不让外人窥视到一丝春光。
      他额头上青筋根根突起,脸色发黑,先是将身下小女人衣服拉好,然后快速下车,猛地关上车门,目光阴霾瞪着站在那还捂着双眼的宝宝,咬牙切齿低吼:“谁让你出来的?”
      在家里宝宝最怕霍顾之,因为这个男人除了对虞无双上心外,对其他所有人都是一副冷酷无情面孔。
      现在被他紧紧盯着,他吓的小身子不停颤抖,肉嘟嘟小手微张,透过细缝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浑身散发着冷峻气息的男人,可怜巴巴道:“爸爸,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我只是想妈妈了。”
      宝宝穿着帅气西服三件套,简直就是他翻版,但霍顾之并不为所动,他沉着脸厉声朝着别墅里叫了一声:“何九,你给我出来。”
      刚刚还准备装死离开的何九顿时停住脚步,硬着头发走了出来,看着花园中寒霜气氛,他憨厚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个……那个……参谋长,小少爷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咽了咽口水,在霍顾之虎目威严下,何九身躯颤了颤,思考之后,还是决定将宝宝出卖了:“参谋长,真不关我的事,是小少爷自己动作太快了,我还来不及拉住他,他就跑出来了。”
      018 偏心相对
      “何九!”宝宝闻言,立马瞪着身旁的何九,因为气愤,包子脸紧皱在一起,稚嫩嗓音中满满都是控诉:“明明就是你说爸爸带着妈妈回来了,让我下来的。”
      他乌黑瞳孔俏生生的十分可爱,但说出的话却让何九脸色瞬间变得为难起来,他急忙向霍顾之解释起来:“参谋长,您别听小少爷胡说,我肯定没说过那话,是小少爷他自己要下来的。”
      口舌不伶俐的何九就是解释了,也显得那么笨憨憨的,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
      霍顾之阴沉着脸站在那不语,目光冷厉似有万千冷光,宝宝看在眼中,小身子颤了颤,咬着红唇,打死也不愿承认是自己要闯出来的。
      何九更是无辜,站在那面色发苦,这和他又无关,为什么他也要站在这边接受参谋长的“
      目光教育”?
      “好了,你不要吓着宝宝了。”坐在车内面颊绯红的虞无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车了,她站在霍顾之身边,嗓音清润似泉,晕红面容上挂着浅浅微笑:“宝宝还这么小,什么都不懂,你总是这样对他,会让他心里有阴影的。”
      宝宝听言,忙不迭点头,可爱包子脸上挂满了委屈神色,一下子扑上去抱着虞无双*不放:“妈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爸爸总是黑着脸吓我,呜呜……还是妈妈对我好。”
      不过刚满四岁的宝宝撒起娇来让人完全抵抗不了,他睫毛浓密卷翘,眨巴着亮晶晶葡萄大眼望着她,让虞无双心中一软,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语露爱怜:“没事的,宝宝不怕。”
      旁边的霍顾之看到这一幕,薄唇抿了抿,冷厉凤眸从宝宝身上移开,寒声吐口:“就你吃他这一套,这个小子莽莽撞撞是这一天两天的了?马上就要送他去上幼儿园了,他还这样鲁莽,怎么和别的孩子和平相处?”
      呵……这臭小子胆子这么大能被吓的有心里阴影?真正有阴影的恐怕是他吧!这样的场面在多来两次,他恐怕就真的要狂躁了。
      这个罪名实在太大了,宝宝立马叫冤枉:“爸爸,爸爸,你太过分了!”
      面前的宝宝仰着小脑袋倔强反驳的样子,像极了某个傲娇的男人,虞无双看在眼中,不由抿唇一笑,她笑着拉了拉身旁男人的手臂,绝艳面容上浮现出一丝温软笑意:“好了,别和宝宝一般见识了,他是孩子不懂事。刚刚不是说晚上要出去吃披萨嘛?我太累了,不想在出去了,突然好想吃你做的牛排。”
      小女人难得温柔拉着他手臂说要吃牛排,让霍顾之冷硬面色缓了缓,自然而前牵起她的玉手,眸光深邃温情,轻轻应了一声:“嗯,好。等会我就去买食材。”
      说话间,他已经牵着她一同进入别墅了,徒留宝宝和何九站在花园内面面相觑。
      何九惊愕瞪大双眼,好像在表示:“事情这样就结束了?”
      而宝宝则气呼呼嘟着粉嫩腮帮子,暗暗咬牙,到底是心有不甘,只能小声道:“何九叔叔你瞧,爸爸总是这样偏心,妈妈说一句比我们说无数次都顶用,他这要搁在古时候,就是暴君,简直和商纣王一样。”
      还未上学的宝宝近来在家里可没少看电视剧,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完全就把霍顾之想象成为电视中商纣王的形象。
      在一旁的何九闻言,下意识向后扫了眼,发现并没人,这才安心,瞪了一眼气愤的宝宝,他难得说起了风凉话:“小少爷,你这话还是当着参谋长的面说吧!”
      参谋长现在这样哪里还有当初的果断英勇?完全就成了虞小姐的私人厨师,啧啧,别人是没瞧见他研究菜谱的那份心,生怕虞小姐常年生活在美国会吃腻西餐。
      “哼。”一想到先前霍顾之那张黑脸,宝宝就觉得太不公平了,尤其是一向向着他的何九这时候也火上浇油,更是让他气怒:“爸爸就知道在我面前装老虎,在妈妈面前就各种献温柔,可惜妈妈最不吃他这套,明面上无法拒绝,实则早就讨厌了。”
      此话一出,何九变得越发不淡定了,他忙朝后退去,离宝宝远远的:“小少爷你饶了我吧。我可什么都没听见什么也不知道,是你自己编排参谋长的和我无关。”
      019 故意难堪
      南江市长夫人举办的慈善晚宴,自然是星光璀璨,热闹非凡,不管是真的想要立志慈善事业,还是只是沽名钓誉,没人会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自抬身价。
      简菀灵自然也不例外,她一早就和孟少文提及了这件事,为了能让她高兴,他即便是在忙,在这天晚上还是推掉一切应酬,陪着她一同前来。
      相比较那些弄虚作假,表里不一的人,小如在慈善方面却是实打实的用心了,这样温柔善良的小如,让他只想更加珍惜。
      ……
      这场慈善宴在高极会所举办的,前来的皆是名门贵族,但凡身价浅点的人连邀请函都没。
      孟少文携着简菀灵刚一下车就吸引了无数媒体的目光,闪光灯在这一刻瞬间聚集在两人身上。
      “简小姐,您前不久刚和孟总订婚,结婚是不是也不久了?”难得见到这么重量级人物出现,不少记者都面露喜色,她们不停按下快门,口中问题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询问。
      简菀灵许久不曾如此光亮站在记者摄影机下,闪烁的灯光让她眯了眯眼睛,心中傲娇澎湃激荡。
      这才是她想过的生活,顶着简家大小姐,孟少夫人的身份出席任何场合,让大家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少文。”只是她并未回答那些记者的问题,而是咬着素唇,紧紧挽着身边男人臂膀,素净绝美面容上划过一丝惊慌,像是极为不适应如此热闹场面。
      孟少文闻言,英俊眉头微皱,紧紧护着简菀灵不让那些记者打扰到她:“没事,别害怕,一会我们就进去了。”
      说话间,他加快了脚步朝着会所内走去,期间一直将身边的女人护在怀中,其中那份关爱之意不言而喻。
      在场不少女记者见人都进去了,而在那啧啧称奇:“这孟总是出了名的谦谦君子,瞧他刚才对简大小姐那紧张样,这照片一放出来又要让南江单生女人嫉妒好一阵子了。”
      ……
      “少文,你可来了。”市长夫人方曼玉正被不少贵妇人挽着有说有笑,她眼尖,一眼就看见了携手而来的孟少文和简菀灵,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笑意,和身边的夫人们说了一声,就喜笑颜开迎了上去:“听靖柏说你不来,没想到你倒是来了,那臭小子说话就没一句真的。”
      冷靖柏和他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对于他的母亲,孟少文自然也是熟悉的,当即温润笑了起来:“方阿姨,这不能怪靖柏,一开始是我说不来的,公司事太多了,实在脱不开身。后来是小如劝我来的,毕竟是做善事,我要不来,岂不是太对不起方阿姨的一片好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