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7节
      方曼玉有一张清秀面孔,可以看的出来年轻时也是个温婉美人儿,她笑着将目光落在孟少文身边的简菀灵身上,眼底划过淡淡打量光芒,语气清淡不似先前那般热切了:“你们前些日子订婚的时候,我正好陪着靖柏他爸去京都开会了,靖柏那小子帮我把礼物送上了吧?”
      这就是简家大小姐简菀如?让少文痴心不改的女人?呵……也没见得比她侄女强多少。
      简菀灵这几年一直在家中养病,很少出来应酬,面对对面贵妇人表现出来的敌意,她竟没有第一时间看出来,反而扬唇急迫答道:“靖柏送来的礼物我们收到了,很满意,谢谢方阿姨。”
      从小她就和简菀如长的一模一样,平时家里来了客人总是笑着称她们姐妹两长的真漂亮,但却从来没人能认出来她们两姐妹谁是谁。
      如今,她终于能有一张独一无二的脸蛋,还能挽着世上最出色的男人一起出来应酬,简菀如,你地下有知,是否会气的呕血?
      孟少文驰骋商场多年,自然比简菀灵聪明也看的远,身边女人话音刚落,他就无奈笑了起来:“方阿姨送的礼物自然是最好的,您和叔叔平时都忙的很,靖柏能来,我就很满意了。”
      方曼玉也是出自名门望族,甚至年轻的时候和王谷雪还是闺蜜,对于侄女心仪孟少文的事她是一直就乐于见成的,只是没想到这简菀如最后居然大难不死,还牢牢抓住了少文的心。
      她打量目光从简菀灵身上冷冷移开,并不回答她的话,而是亲切笑着对孟少文说:“少文啊,估计你订婚那天可是让南江不少名媛小姐哭伤了心,现在还带着简小姐来参加我办的慈善宴会,不是故意拉仇恨的嘛!我家水瑶可不是个大方的,指不定等下看到你要怎么闹呢!”
      人家新婚,这种时候不但不祝福,反而说起了风凉话,恐怕也就只有方曼玉做的出来了。
      她本来就出生高贵,如今丈夫又身居要职,自然不怕任何人,尤其是她性子极为护短,一向对方水瑶疼之又疼,这简菀灵今天撞上枪口了,她能给她好脸色看嘛?
      此话一出,孟少文清俊面容变得越发无奈起来,而在他身旁的简菀灵直接面色惨白,素手紧握成拳,咬着唇瓣,眼底深处难掩怨毒之光。
      “方阿姨!”孟少文不想让身边的女人误会,苦笑看着方曼玉,低润嗓音中满满都是无奈之意:“我知道方小姐很出色很优秀,只是我身边已经有小如了,我亏欠小如太多,对方小姐只能抱歉了。”
      水瑶是靖柏的表妹,和少秋还是同岁,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小妹妹,他一直都拿她当妹妹看待,自然没有男女之情。
      只是没想到今天方阿姨会当着小如的面把这事拿出来说,指不定又让小如怎么胡思乱想了。
      意识到这,他心中浮现出一丝愧疚,握着身边女人柔荑,垂眸温声唤了一声:“菀如?”
      这种热闹的场合最不缺的就是八卦贵妇,周边已经聚集不少看热闹的小姐夫人了,简菀灵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难堪,她想她今天有孟少文的陪伴会成为别人眼中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不幸往往来的这么快,将她建立的自信打击成了泡沫。
      见效果达到了,方曼玉也不太想为难人,她捂着红唇,惊呼一声:“真是抱歉了,简小姐,我没想到你不知道水瑶和少文的事。唉呀,都怪我多嘴,你看这可怎么办呢?不过你可不要多想,少文对水瑶只是单纯的兄妹之情。”
      这种事一旦挑破,即便简菀灵在好的涵养也不禁变脸,她目光冷厉含怨,咬着唇瓣,浑身颤抖……
      但理智告诉她,对方是市长夫人,不是她招惹的起人物,而且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怎么也不能丢人?!
      “扑哧……”就在这僵直的场面中,场中忽然传来一道讥讽嘲笑,顿时惊醒众人。
      ------题外话------
      明天收藏破千,素素就更两章好不好?o(n_n)o我初中闺蜜怀孕了然后这个月办婚礼,最近在陪她,嗷嗷嗷,素素被刺激死了,人家都要当妈妈了,我还从没考虑过找对象的事。
      还有哈,孕妇真的好爱吃酸,我平时码字时吃的酸枣糕话梅什么都被我闺蜜吃光了,哈哈哈。
      最后推好友八戒抛绣球文《重生之豪门毒女》
      哪怕重来一世,她那融入灵魂深沉的恨也令她不会忘记,那男子看着她被侮辱死无葬身之地时的笑,那纯洁如白莲花般的女子嘴角恶毒得意的弧度。
      深入灵魂的恨让她扭转乾坤重来一世,一切都将改变。
      她以为自己这一世就这样在复仇中过去,永不得救赎,却不料遇到了这样一个他。
      她说,我狠毒。
      020 虞无双,我的未婚妻
      “孟先生对简小姐的深情可真是让人钦佩,只是可怜了方小姐那样的闺秀,最后只能独怜自哀了。”
      众人回头望去,只见许久不曾露面的霍顾之居然牵着一个美人儿缓缓而来,他穿着剪裁完美的黑色西服,俊颜深刻,眉目俊雅,唇边勾着浅浅弧度,看上去极为迷人。
      但真正吸引众人注意的却是他亲密挽着的女人,这位霍先生是恒远孟总的私生子,同样也是孟老最为欣赏的儿子,早年当兵,在军中风采无人能比,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居然退伍而去经商。
      当日这位在孟家订婚宴上的搅局,不少人还是有所耳闻,只是不知道那日的谣言是否是真的?
      霍顾之的突然出现让方曼玉有些发愣,对于这个男人这些年来做的生意,她没少在自己丈夫口中得知,因为当事人低调一直没对外公开,但这位可是实打实的权贵,他能来着实让她有些受宠若惊,这时候也顾不上奚落简菀灵,而是笑脸相迎上去。
      比之先前脸上笑容不知道灿烂了多少:“霍先生大驾光临,让我这个小小慈善晚会都星光闪耀起来了。”
      话落,她含笑目光落在一旁的虞无双身上,眼中闪过淡淡惊艳流光,脸上笑意越发亲和起来:“这位漂亮的小姐是……?”
      霍顾之垂眸笑着看了一眼身边故作端庄的小女人,冷锐凤眸中幽光闪闪,薄唇边扬着盎然笑意:“虞无双,我的未婚妻。”
      简单利落的介绍,却让场中惊起一道诧异,众人打量目光纷纷落在虞无双身上,看来那日的传言是真的了?
      方曼玉更是足足怔愣了好几秒,她幽深黑眸深深看了一眼虞无双,只觉得面前的女人实在太绝艳了,漂亮的女人她不是没见过,但像她这般气质鲜明的实在少见。
      惊诧过后,她热络笑了起来:“那真是恭喜霍先生了,结婚了,一定要给我们寄喜帖,难得见到如你们一样般配的小两口。”
      这些人中,最为错愕就是简菀灵了,她顾不上先前的难堪,目光死死盯着不远处惊艳四方的虞无双,心中满满都是怒火。
      又是这个贱女人,居然又是这个贱女人!最可恨的是她居然不是外围女,还是霍顾之的未婚妻?她有何德何能,能让霍顾之承认她的身份?!
      似是感觉出简菀灵的怨毒目光,虞无双微微侧眸,朝她微微一笑,眼底透着一丝讥讽,最后她眸光落在面色冷凝的孟少文身上,唇边笑意越发深沉。
      孟少文你就是这么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呵……
      今天的她穿着papaverrhoeas还未上市的裸色蕾丝长裙,后背是镂空设计,雪白美背暴露在耀眼灯光下,显得越发盈盈白玉,十分抢眼。
      霍顾之拍了拍身旁小女人的玉手,不苟言笑面容上难得浮现出一丝脉脉温情:“结婚的事吧,其实我早就想了,奈何无双总嫌我求婚求的不浪漫,迟迟未肯答应。”
      虞无双闻言,脸上笑意有些僵,她仪态万千扯了扯红唇,娇嗔瞪了男人一眼:“顾之,你太讨厌了,怎么把这种事拿出来说。”
      口中虽然这么说,可她心中却气的呕血,这个混蛋就知道瞎说,还求婚?他每天都傲娇的像只孔雀似的,上哪求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