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8节
      他握着她手那一丝细微动作,方曼玉看的分明,脸上笑意越发深沉:“像虞小姐这么漂亮的姑娘自然是要矜持点了,霍先生要想抱得美人归,看来还需要在努力一把了。”
      “这是自然。”霍顾之想也不想就满口应了下来,他眉梢眼角上皆是得意笑意,笑睥着身旁魅力四射的美人儿,唇边弧度完美:“我可不像孟先生那样是全城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我只有一个无双,怎么着,也得牢牢抓紧啊。”
      此话一出,可比什么鲜花钻石都要来的浪漫,在场许多名媛小姐心都酥了,望着男人英俊侧脸,心中噗通噗通直跳。
      这孟家基因真好,不管是孟少文,还是这个霍顾之都是人中龙凤,长了一张令人惊艳的俊颜。
      方曼玉暗叫不好,这霍顾之话里话外都在排挤少文,靖柏和少文一向要好,总的来说,她其实还是向着少文的。
      “霍先生连儿子都有了,还搞不定这小小的求婚?”只是她还来不及说话,孟少文冷沉嗓音就响了起来,男人有一张温润似玉脸孔,但在此刻却显得有些冷硬。
      会所内的众人又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来这两个男人的紧张气氛?尤其从他们两人疏离的称呼中就能看的出来,这两人关系并不好,可以说僵至到了冰点。
      知道外人是误会他和宝宝的关系,霍顾之也不解释,反而微微一笑,脸上说不出的闲适惬意:“难道孟先生都没有和简小姐求婚?啧啧,这可不是一个绅士行为。”
      三十八岁的霍顾之相比三十岁的孟少文更显成熟魅力,如果说孟少文是芝兰玉树的贵公子,但霍顾之就是沉稳的大丈夫,他有一张谪仙一般的面孔,气质稳重,偶尔露出的笑容足以让人痴迷。
      简菀灵明显感受到身边男人握在她柔荑上的大掌在不断收紧,她咬着唇瓣,手上传来的疼痛让她不敢惊呼。
      孟少文寒着俊颜,唇角微牵,眼底透着融化不开的寒冰:“我和宛如从小就认识,对于这些虚假的形式根本就不需要。”
      这时候,简菀灵自然向着身边的男人,扯了扯唇瓣,柔柔一笑,端的是大家闺秀的做派:“其实我不大喜欢太浮亏的求爱方式,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算没有那些,也照样可以恩恩爱爱。相反,如果两个人连最基本的相处都没有,光有一场奢华婚礼,同样也不能白头偕老。”
      说这话的时候,她似笑非笑美眸一直注视着虞无双,显然是意有所指。
      虞无双自然不是好相处的,她挑着黛眉,白玉面容上挂着完美淡笑,直接扬唇反击:“简小姐这话是在说我和顾之嘛?不过真可惜,我和顾之认识有十几年了,结婚于女人来说是一辈子的大事,如果连一个值得回忆的求婚都没有,那得多遗憾啊。”
      今晚的虞无双十分安静,安静到都快让孟少文忘了这女人的伶牙俐齿,现在听她忽然出声,他剑眉皱了皱,心中有一股极为复杂的感觉。
      虞无双挽着霍顾之的手臂站在场中央,脸上挂着无懈可击微笑,比有着病弱美的简菀灵不知道高贵多少,她朱唇微启,嗓音清丽柔软,但吐出来的话却让人面色微变。
      “听说简小姐前几年身体不好一直在家养病,许是真的太爱孟先生了,所以才会连求婚这么重要的环节都免了。不过我觉得吧,女人还是矜持点的好,总不能自身有点缺点就急不可耐的随便找个人嫁了吧?”
      这话一出,众人都倒抽一口冷气,这女人是疯了吧?这种场合居然真敢不给对方面子,这简直就是*裸打简家大小姐的脸,变相的在说她身子不好所以才会着急嫁人。
      ------题外话------
      明天把欠的一章补上哈,最后感谢青丝1飞扬 送了10朵鲜花
      021 叫我一声婶婶?(一更)
      没人能想到这霍顾之的未婚妻会如此狂妄,居然真不把简家小姐放在眼中,唯有霍顾之看的清楚,她那份极恨背后,隐藏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在外人面前她越是不给简菀灵面子,越能代表她现在心中的伤痛。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心脏一缩,紧紧握着身旁女人冰冷玉手,在无声给她力量。
      虞无双微微侧眸,笑着看了一眼霍顾之,权势真是一个好东西,顶着他未婚妻的身份,她不管做什么都方便许多。
      在场许多贵妇小姐都木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刚才自己耳中听到的声音,反应过来的孟少文脸色寒霜,瞬间冷峻好几度:“虞小姐总是针对我们,是什么意思?公众场合你如此诋毁菀如,我完全可以告你诽谤。”
      在很多时候孟少文都是一个好脾性的男人,他性子多少随他父亲,但却比他父亲在处理大事上果果断狠绝。
      如果说,他人生中有什么污点,那无疑就是自己的小叔,这个男人是孟家私生子,不仅和他争夺集团股份,还让恒远蒙羞,现在他的女人更对菀如出言不逊,他岂能容下她们?
      随着孟少文的话音落下,场中气氛越发严峻,连议论声都小了,看来孟公子是真的动怒了,谁不知道他对简家大小姐一向就是有求不应?别说她身子不好,就是她真的缺胳膊断腿,照他那份痴情劲也同样照娶不误,这虞小姐真是触到牛角了。
      虞无双每次听到他深情款款称呼着身边女人为菀如时心中都一阵恶心,她高傲移开视线,脸上并不见多少惊慌,反而优雅淡笑:“孟先生何必如此紧张,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难道非得我昧着良心大肆夸奖简小姐一番你就高兴了?唉,不过真可惜,我虞无双就这点好,说不了假话。”
      她虞无双前面二十多年就是太过老实才会落得那种地步,她简菀灵可以冒名顶替成为她,她难道还得一笑泯千仇?
      “你……。”孟少文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个女人的伶俐口齿了,但每次见到时还是忍不住面色铁青:“虞小姐对我们有什么意见何不直言?如此言语重伤她人,实在不是光明磊落的做法。”
      这时候,简菀灵被孟少文护在怀中,素净面容上挂着难堪,像是真的受不了如此诋毁,水灵灵大眼睛中流出晶莹泪珠,咬着唇瓣,清瘦肩头有些发颤:“算了,少文,不要在说了,虞小姐对我看不惯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上次在恒远她……”
      她哽咽嗓音还没说完,就无声落泪,脸上透着满满委屈,和气场强大的虞无双比起来,更能吸引男人目光。
      男人嘛,总是会喜欢娇弱似水的女人,虞无双美则美已,但却不柔软,在这种场合都敢砸场,分明就是不把简家和孟家放在眼中。
      这样的女人就像天上明月,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让人莫名有距离感。
      大家又不是傻子,她越是欲言又止,越是让众人好奇,不少八卦的人脑袋中一想,多少就有些明白了,看来这虞小姐和简小姐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指不定以前就有怎样的深仇大恨。
      孟少文最见不了身边女人受委屈,想到那天在恒远菀如受的委屈,他就心如刀割,温润俊颜上满满都是心疼:“宛如对不起,那天的事,我到现在也没给你个交代……。”
      他的柔情安慰还未说完,就被霍顾之冷笑着打断,男人有一张瑰丽无双面容,璀比明玉,但在此刻却显得有些寒冽,他幽幽凤眸落在装模作样的简菀灵身上,唇边弧度似嘲似讽。
      “简小姐可真是恶人先告状,那天在恒远的事怎样,你会不知道?是欺我家无双人微言轻,所以才敢诬陷她?”
      不曾想他会如此帮她说话,虞无双惊诧似的抬首看了一眼身边男人,男人抿着完美薄唇,眉目淸隽娇矜,似是感受到她的注视,他垂眸睥了她一眼,眼底深处划过淡淡笑意,只是那丝笑容怎么看都有些邀功的意思。
      和他相识十三年,朝夕相处五年,虞无双太清楚这个男人骨子里是个怎样的人,见他这般,她先前那一抹小小感动尽数消失。
      在男人冷沉寒霜目光下,简菀灵瘦弱身躯止不住地颤抖,她死死咬着唇瓣,眼角含泪看着不远处的霍顾之,绝美面庞上挂着恰到好处苦笑。
      “霍先生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已经不想去计较那日在恒远虞小姐对我冒犯了,你为何还要诋毁我?我知道你一向和少文不合,但你们始终都是一家人,是我和少文的长辈,我们对你很是敬重,为什么你就不能和我们好好相处?”
      她嗓音轻柔温软,眉目似愁似忧,让不少男人看在眼中都想要拥进怀中呵护一番。
      孟少文和霍顾之不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现在听简菀灵这么说,他立马不舒服皱着眉宇,但想到这也是她的一片好心,他只能生生忍了下来,但难看的脸色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沉冷酷。
      周边人看着一场场大戏只觉得今天真是没白来,不仅在媒体面前露脸了,还能窥测到如此豪门辛秘,简直就是太值了。
      虞无双不得不暗赞一声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舌灿莲花,五年不见,她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可是越发有长进,当年在父母面前她不就是这样扮柔弱,让人同情?最后承担错误的永远是她?
      想到这,她眼底难掩仇恨光芒,直接嗤笑出声:“简小姐居然如此敬重顾之,那是不是应该叫他一声小叔,叫我一声婶婶?毕竟辈份摆在那呢!”
      此话一出,就连霍顾之脸色都微变,看着身边小女人眼中盎然笑意,他心中微动,不免失笑,这个丫头啊,可真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