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9节
      纵使简菀灵心思活络,听到这话的时候也不禁词穷,柔弱装不下去了,目光喷火盯着对面的女人,暗暗咬牙:“虞无双!”
      方曼玉这时候算是看明白了,有女人的地方就有争吵,这一两个女人分明就有旧仇,就着她这场慈善宴会指不定要怎么闹呢!
      想到这,她不淡定了,笑着站出来当和事佬:“好了,好了,简小姐你也别生气,虞小姐和你开玩笑呢,你们都是我的贵客,可不能晚宴还没开场就闹了起来,这样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最后一句,她语调微沉,脸上虽在笑,可目光却一点点变得寒冷起来,让不少人心中都有了新的思量。
      022 定情信物(二更到)
      毕竟是市长夫人举办的慈善晚会,虞无双这点面子还是要给人家的,而且来日方长,她何必在乎这一时半刻?
      别急,很快她就会一一讨回来,没人能逃的了!
      ……
      晚宴开始的时候,全场灯光暗了下来,在放着中国西部偏远山区的情况,寒冷冬天,孩子穿着拖鞋在冰天雪地崎岖不平的小道上行走,那些稚嫩的面孔对着摄像机时有些发怵,但孩童清澈的眼眸实在太过明亮,让人清晰感受到那份清纯。
      画面感有些刺激人,一则十分钟的短片,放完之后,不少人都已潸然泪下。
      这时候方曼玉站上台去,她拿着纸巾擦了擦眼角泪水,语气有些沉重:“这是我之前陪着丈夫去西北山区考察时发现的一个小村庄,村庄里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只留下老弱妇孺,那里的孩子一天只吃两顿饭,吃肉对她们来说只能逢年过节才能有。”
      许是真的感动,她这番话说下来有些断断续续,声线哽咽,到了动情之处时,眼角还闪烁着晶莹泪花:“我知道南江有许多善心人事,这则短片内只是揭露了偏远山区的冰山一角,大家如果感兴趣,以后可以去那边看看。”
      慈善这种事有钱人总是热衷的,不管是真的沽名钓誉还是有同情心,当着大众面总是要有一些举动的。
      慈善晚宴的流程很简单,就是由在场的人捐一件东西出来,价高者得,那钱自然就进了专有账户,尤其这场晚宴还是市长夫人举办的,大家喊起价来可是一点儿都不含糊,比物件的原价不知道高出多少倍,都生怕价格出低了有损身份。
      虞无双微侧眸,扫了一眼场中热烈场面,唇边勾起一抹淡淡讥笑,她倒是相信方曼玉是真的被偏远山区的那些孩子打动了,但对这些人却无感。
      不过是花钱买个荣誉,她们这些人却不缺的就是金钱了,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自抬身价?
      “太无聊了?”似是感受出身边女人的暗暗走神,霍顾之将她玉手握着掌心中,偏着身子,嗓音清润询问。
      男人有一张温润如玉脸孔,很是深刻迷人,许是当兵多年,他肤色有些黑,只是眉间和孟少文很是相似,有那么一刻,虞无双竟然眼花将他看成是孟少文,只是这样的念头刚浮现出来就被她快速压了下去。
      她将手腕从他大掌中抽了出来,深邃眼眸中划过淡淡慌张,抿唇轻声笑着:“你捐了什么东西出来拍卖?”
      这个男人也许在外面老奸巨猾手段阴狠,但对她绝对算的上是好,而且他是世间上第一个能分得清她和简菀灵的人,亲昵如亲人都没他的火眼晶晶。
      霍顾之优雅交叠着长腿,黑色西裤包裹着两条大长腿,简直酷毙了,长椅旁边的名媛时不时将娇羞目光看向他,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只是他看都没看一眼,始终冷着脸,现在听见虞无双的问话,他才扬眉亲和而笑:“是cartier的手表,我随便从衣帽间拿出来的。”
      灯光昏暗的会所内,他笑容璀璨光亮,瞬间迷倒一众年轻小姑娘。
      虞无双看在眼中,抿唇应了声就沉默了。
      看看,这个男人总有无言的魅力可以吸引旁人的注意,即便他今年已经三十八了,但同样魅力四射,女人总是可悲的,每次面对二十八岁这个年纪她心中都一阵恐慌。
      年轻真的不在了,在过几年她年老色衰了,这个男人还能一如既往的对她上心?她是时尚界的papaverrhoeas(虞美人)但却不能永远成为他眼中的papaverrhoeas!
      “接下来拍卖的是简菀灵小姐捐出来的钻戒,大家可别小看这个不起眼的戒指,这可是恒远的孟总年轻时送给简菀灵小姐的定情信物,可想而知意义非凡!”
      拍卖会的主持人是南江著名拍卖行嘉德旗下的员工,说起话来面面俱到,一看就知道受过良好培训。
      “好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起价是五万元,每一次加价是一万元,价高者得!”
      和前面那些起价就好几十万的宝物想起,这枚小小钻戒真的太不起眼了,但虞无双看到时却浑身一颤,死死咬着红唇,眼底流露出一丝渴望。
      身旁的男人看的分明,他手掌悄然紧握成拳,凤眸中闪烁着阴霾,但还是举起标牌,冷声叫了价:“一百万!”
      起价五万,他一下子叫到了一百万,刷的一下,瞬间众人目光又落在他身上,完全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有钱也不是这么败的吧?
      而且这是孟少文和简菀灵的定情信物,人家肯定是要在拍回去的,哪能流落在外?
      023 真的不喜欢?
      男人的嗓音低沉清润,煞是动听,一张口就是一百万,着实让南江权贵惊呆了,看来这霍顾之是真和孟少文杠上了,连人家的定情信物也要强插一脚!
      他话音刚落,虞无双视线就猛地转了过来,她乌黑瞳孔微微瞪大,眼底难掩惊诧流光。
      孟少文同样错愕皱了皱剑眉,和他坐在同排的男人敛着神色,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就连嘉德的拍卖员都怔了一下,他咽了咽口水,有些不确定问道:“霍先生是出一百万?”
      一直未曾开口的霍顾之这时候抬首,他有一张温文尔雅的面孔,笑起来平易近人,但一不笑就显得阴沉漠然,此刻他凤眸幽深盯着台上那枚素戒,眼底光芒冷锐嗜血:“怎么?还担心我出不起这个钱?”
      能坐在这里的人不要说出不起一百万了,一千万都是手到擒来。
      这霍顾之出生虽不大光明,但却是孟老最喜欢的儿子,给他的股份可一点儿也不比孟少文少,光是每年恒远的分红就多的惊人,更不要说他现在的神秘身份,一百万于他而言只是个小数,众人只是对他的强插一脚感到无法理解。
      他说异常认真,唇边透着一抹淡嘲,被他冷冷注视着拍卖员身躯受不住直颤,忙不迭赔笑道:“没有没有,霍先生是人中龙凤,哪能出不起这小小的一百万?”
      话落,他就擦了擦额头冷汗,拍卖槌敲了一下:“一百万一次!”
      “一百五十万。”孟少文算是看清楚了,这个男人今晚是和他针对到底了,他举了一下标牌,面无表情叫价。
      这是十年前他第一次工作拿自己赚的钱买给菀如的礼物,也是他们定情信物,对他来说寓意尤深,自然不可能让别人拍走。
      霍顾之面色平静,连个蹙眉都没,勾唇沉声吐口:“五百万!”
      顿时,场中氛围越发热烈起来,无数女人目光火辣辣望着霍顾之,眼底满满都是仰慕之意。
      岁月对男人始终是加分的东西,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有着一生中最美好时光,容颜俊美,举止成熟内敛,气势稳如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