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20节
      年轻时在部队里当兵的霍顾之就是许多女孩子爱慕的对象,后来他因伤退伍,也不知道去哪修养,渐渐地也从南江名媛心中退场。
      但现在,他又以如此高调的方式露面,简直勾着那些小姑娘芳心乱动。
      而虞无双则皱着黛眉,清冷星眸中划过淡淡不解,她娇柔身躯微微向他身边靠去,声线微沉:“你不是一向低调嘛?干嘛在这种场合这样?”
      一张口就是五百万,简直太土豪了!捐款也没他这么捐的啊!
      霍顾之轻飘飘冷睥了一眼身旁妖娆妩媚的小女人,神色不变,微启薄唇,冷淡吐口:“是你的旧物,我看你挺喜欢的。”
      虞无双没想到这男人会这么说,分明是将她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渴望看在眼中,她心里又是尴尬又是恼火,还有些小小惊惧。
      她抬眸看了一眼眼底含笑的简菀灵,玉手紧握成拳,抿唇微微摇头,同样小声道:“我不喜欢,一点儿也不喜欢!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们把这枚戒指拿出来就是为了彰显他们情感深厚,肯定是还要拍回去的。你没瞧见简菀灵的神色嘛?如果可以,她最希望这枚戒指被别人拍走。”
      但凡让简菀灵如意的事,她一点儿也不想做。
      当年孟少文送她这枚戒指的时候正好是她考入大学之时,校园大门,新生第一次入校,他就拿着举着戒指向她求爱,那时在学校可造成了不少轰动。事后,简菀灵没少拿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她。
      那时的她总是骄傲自满的,但现在看来却觉得可笑极了,一枚小小戒指能代表什么?连最基本的面貌都认不清,还谈感情?真是可笑。
      ……
      那边简菀灵心中早就乐开了花,怎么也没想到今晚会出现一个冤大头,对于简菀如留下来的旧物,她没一样喜欢。
      如果可以,她早就想扔的远远的,要不是还要蒙蔽孟少文,让他念着旧情,她哪能天天还佩戴那些首饰?
      但到底还在公众场合,该做的面子她还是要做的,想着,她柔媚面颊上透着担忧,扯了扯身旁男人的臂膀,扬着素唇,声音轻柔:“少文,要不,我们就不要和他抢了?五百万实在太贵了,当年你买的时候只有几万块而已。”
      房间里那一堆简菀如用过的东西,她早已恨之入骨,如果能趁着这次机会把这枚戒指解决了自然是最好的。
      只是孟少文并没有听劝,他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然后他沉声叫价:“六百万。”
      对于霍顾之出手如此大方,他着实有些惊诧,看来这个男人这些年可没少闲着,指不定在外面怎样大赚。
      意识到这,他拳头紧握,冷笑着朝着霍顾之方向望了一眼,然后淡淡嘲笑:“看来霍先生对我送给菀如的这枚戒指很感兴趣啊!只是这是我和菀如的定情信物,我怎么也不能让它流落在外人手中。”
      外人二字被他咬的格外重,一向清和面色此刻显得尤为森冷。
      霍顾之闻言,勾了勾薄唇,轻描淡写笑着:“那真是可惜,这枚戒指还真的就入了我的眼,既然孟先生不舍得割爱,我们只好价格上见分晓了。”
      一枚不起眼的普通钻戒居然被叫到了六百万,让在场的人再次惊呆了,纷纷感叹这才是真土豪真的败家,叫起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少小姑娘则面露痴迷望着俊颜迷人的孟少文,他这一掷千金就为拍回和妻子的定情信物,简直就太深情了。
      简菀灵咬着素唇,在那些小姐或嫉妒或感叹的目光下,她心中翻江倒海一般难受,既得意又痛恨。
      而虞无双则一把握住身边男人欲要举起的手臂,她摇头,清艳星眸中闪烁着淡淡流光,小声哀求:“我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你不要在叫价了。”
      女人蹙着美人尖的样子十分惹人怜,霍顾之阴森凤眸中泛着幽光,他垂眸看了一眼放在他臂膀上的玉手,嗓音温润听不出任何意向:“真的不喜欢?”
      虞无双觉得今天这个男人实在太奇怪了,他行事一向低调,连那样的身份都没透露,为何今晚如此迫不及待显露家底?
      但不管如何,她真的怕他要再次喊价,咬着娇艳红唇,诚恳点头:“嗯,很不喜欢!都没你送给我的漂亮。”
      这句话无疑大大取悦了骄矜的男人,他冰霜凤眸渐渐融化,唇边含笑,但还来不及出声,有一个比他还自信傲慢的声线就响了起来。
      “一千万!”
      024 无法释怀
      来人穿着白色休闲polo衫,黑色长裤包裹着大长腿,脸上带着深褐色墨镜看不清五官,但他薄唇完美上扬,隐隐透着不可一世之势。
      在场的众人纷纷转身朝后看去,完全不敢相信耳朵听见的!
      她们听错了嘛?居然会有人出一千万标个不值钱的戒指?今晚是怎么了?世界玄幻了嘛?有钱也不是这么败的吧?
      男人身后跟着一名穿着英伦风西服五十多岁管家,管家上前对台上拍卖员威声道:“这个戒指,少爷看中了。”
      拍卖员是嘉明拍卖行优秀员工,自然有机会见过几次林荣嘉,看着台下轻佻慵懒的男人,小心脏不受控制噗通噗通跳了跳,趁着场中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快速捶了三下拍卖槌,高声道:“简菀如小姐捐出来的钻戒已经由林少爷出一千万拍了下来。”
      只一眼,简菀灵就认出来来人是嘉德拍卖行的少东家——林荣嘉。
      这个男人从小摸着古董长大,十几岁的年纪就跟着家中长辈一起做生意,早已将嘉德牢牢握在手中,整个南江,恐怕也找不出几个如他这般财大气粗买个没用的废东西。
      听见戒指已经被别人拍了下来,孟少文霍然起身,明朗俊颜再无先前那般平静,他目光冷厉盯着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眼中满满都是阴沉光芒:“这是我和爱妻的定情信物,还望林先生能高抬贵手!我出一千万,另附一份厚礼!”
      男人慵懒站在那,面对孟少文的礼貌请求,他并未吱声,甚至连墨镜都未摘下来,而是移开视线,扫了一眼场中众人。
      在看到霍顾之身旁的虞无双时,他眼底浮现出浓浓精光,倨傲薄唇勾了勾,唇际边划过浅浅笑意。
      虞无双已经认出来这个男人是谁了,她想也没想就蹙眉偏过头去,霍顾之更是沉着脸直接伸手将身旁女人揽进自己怀中,宣誓主权的意思太明显了。
      将这一动作看在眼中,林荣嘉唇边笑意更大,他伸手摘下墨镜,露出一张轮廓深邃脸孔,这是一个非常高挑的男人,他鼻梁高挺,额头饱满,两条入鬓浓眉更显得英气十足。
      他轻飘飘目光落在孟少文身上,唇边笑意盎然:“中国有一句古话说的好,叫君子不夺人所爱,我对这枚戒指心仪已久,孟先生就是出在多钱我也不愿转让。”
      男人是中英混血,模样十分英俊帅气,尤其是他幽默的言语更是一下子就俘获了不少小姑娘的心。
      在场的人都是南江有头有脸大人物,彼此间都认识,摘下墨镜的男人更让他们熟悉,只觉得今晚这出戏真是精彩,哪里是什么慈善晚会,完全就是三个男人拉私仇来了。
      被狠狠拒绝,孟少文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一瞬间眼底划过无数情绪。
      看着站在那面色阴郁的男人,简菀灵于心不忍,她站起身来走上前,摇了摇孟少文手臂,轻柔嗓音透着一缕心疼:“少文,我们不要那个戒指了,你别和别人争了。”
      其实她还想说,她们都已经是夫妻了,为何还要在乎以前旧物?难道天长地久不比冰冷戒指来的真实?
      只是最后一句她怎么都没说出来,这时她心痛之于又恨起了死去简菀如!难道她真的比不上那个贱女人?她顶着她的身份让少文哥哥内疚了整整五年,可她们之间的关系像是始终隔了一层纱一般雾霭朦胧。
      “小如。这枚戒指对我们意义重大。”孟少文并不想放弃,他眸光复杂看着身边劝她放弃的女人,明明还是那张脸,但却让他倍感心寒,他面露哀痛:“你忘了?当年我把她戴在你手上的时候,你告诉我,你特别喜欢,这辈子都不会拿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