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27节
      没过两天,冷靖柏,周觅风,林荣嘉这些人也都全部知道了,前两位倒是对孟少文极为担心,但林荣嘉知道倒是冷冷笑了两声,没有一丝诧异。
      他就知道虞无双那个女人不是善类,那对狗男女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她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放过她们?
      她现在把简菀灵真面目扯开,何尝不是变相的惩罚孟少文?
      孟家和简家向来就是合作关系,外界所有人都知道恒远孟总娶了简家大小姐简菀如,而且这桩婚姻并不是联姻,而是公主和王子的爱情故事。
      但现在真相是什么?
      真相就是,公主和王子的爱情故事只是假象,王子连公主和阴毒王后都分不清楚,又怎么称得上是什么爱情?
      在家宴上得知这一消息的林荣嘉不顾场合大笑两声,让林家人一阵错愕,最后他还不解气,不顾场合就跑了出去,又托人去打听。
      本想亲自去找她,和她道一声贺,奈何想到上次对宝宝照常的误伤,他又胆怯了。
      ……
      胆怯的人何止林荣嘉一人,面对虞无双这个身份特殊的女人,整个南江上流社会都震惊了。
      当年简家双珠的风采谁不知道?可现在呢?闹出这种丑闻着实让人惊愕,越是富贵显赫的门第里,越是有肮脏事儿,只是他们没想到,平日里看着娇娇柔柔的善良女子竟然有这手段。
      简安阳真是被气惨了,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也没醒,有刘权的指证,简菀灵也被关在里面接受调查。
      至于孟家,早就乱成一团粥了。
      老宅,书房内。
      孟臻玺手上拐杖在地板上敲击出剧烈声响,面容铁青:“你还有脸回来?出了这种事,你竟然还能无动于衷!我孟家没你这样的混账子孙。”
      在孟家,这位向来就是说一不二的主,对于这个唯一的孙子虽说不上有多溺爱,但该有的权利也没少给他,尤其孟少文还是他亲自认定的继承人,自然被他寄予了厚望。
      但现在,就是这个他看中的亲孙子,居然招惹出这种是非来,娶了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连自己爱的女人都弄不清楚,这回他孟家算脸色全无了。
      书香幽幽书房内,孟少文脸色氤氲站在那,他面颊上还有被虞无双扇出来的印记,在加上一整夜没睡,此时的他看上去狼狈极极了。
      面对这番指责,他无言以对,是啊,他怎么就娶了个那么狠心的女人?怎么能连自己爱的女人都没认出来?
      早就知道那样的消息后,王谷雪心中一阵惊慌,现在见到儿子这样,更是心疼的直嚷嚷:“少文啊,你倒是说句话啊,别让你爷爷着急,你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这话不怪你,都是简家那对姐妹的错,这一个个的胆子也太大了,我们孟家可不能要这种女人当媳妇。”
      听见这话,孟杰霆有些犹豫,他微微蹙眉,不赞同道:“谁能想到这事啊?说到底那个大丫头也是个可怜人,被自己亲妹妹给害成那样,连亲生父母都没认出她来,太可悲太可怜了。”
      此话一出,场中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孟臻玺皱眉盯着他。
      王谷雪更是气急,胸膛剧烈起伏着,没好气道:“她可怜什么?可怜什么啊?真正可怜的是我们家少文好不好,你看看他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她们姐妹两个相互厮杀是她们的事,可却来骗我们家少文,真是太可恶了!”
      说着说着,她心底那股子怒火怎么都压不下来,想到那些报道,她简直气到肺疼:“你也不想想那个虞无双现在是谁,她可是霍顾之亲口承认的未婚妻,就算她是简菀如又怎样?她可是从少文名义上的妻子变成他的婶婶了!”
      孟杰霆显然没想到这一点,他目瞪口呆张大嘴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可不是嘛!那日顾之可是说的一清二楚,她既是虞无双又是简菀如,儿子现在结婚证上妻子名字可就是简菀如啊。
      要说关键时候还是女人心细如发,几个大男人愣是没想到这点,孟少文更像是整个被钉住似的没有动一下。
      反应过来的孟臻玺大怒:“反了,反了,都反了天!”
      说话间,他气的将书桌上的东西统统扫落在地,整个人都摇摇欲坠似要晕倒。
      太丢人了,真是太丢人了,简安阳那个老狐狸倒是轻巧,直接躺在医院昏迷着什么都不要管,但他还意识清醒着,还要面对流言蜚语,还要面对外人异样的目光。
      在这样闹剧中,孟少文却猛地精神一正,他一夜未休息,眼帘上有明显黑眼圈,但此刻他眸光却格外精亮。
      他没解释什么,而是将视线转向孟臻玺,在他面前,他表现的不卑不亢,并未因为先前那番指责而表露出其他情绪。
      “爷爷,我母亲太有一句说的没错,现在我结婚证上另一半的名字是简菀如,而不是简菀灵。她既然想要重回简氏,就代表她要用回以前的名字,既然这样,她就是我的妻子。”
      听见这话,孟臻玺气的眼前发晕,他想也没想就冷厉呵斥:“你疯了是不是?这种丑闻你还要上赶着去凑热闹?当初我就不同意你娶那个女人,现在看看,问题来了吧。你现在想和人家姑娘好,你也不看看人家同不同意,你连人家长相都认不出来,还有什么资格去纠缠人家?”
      在许多时候孟少文都是尊重敬佩面前这个老人的,但今天这话却让他意难平,他抿着薄唇,毫不退让冷声道。
      “爷爷这么说是想让我放手?让霍顾之和她双宿双飞?是,这件事中的确是我的错,是我眼睛瞎了识人不清,可您怎么不为我想想?我是真的爱菀如啊,她才十来岁的时候我就认识她了,您觉得我和她之间感情就这么淡薄?”
      想到那天她冷淡若水的目光,他整颗心都纠在一起疼了,只是让他放手真的不可能,既然已经错了,他就想办法弥补,总有一天她会看到他的努力。
      此话一出,根本不用孟臻玺发火,王谷雪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你这个傻小子,居然还要那个女人?她都是霍顾之的女人了,你要她做什么?赶紧在私下里你和她去离婚,都出这种事了,她心肯定早就不在你身上了。”
      真要在他身上,她早就在活下来的那一刻就应该回来找少文,而不是和别的男人在外面逍遥这么多年。
      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盛气凌人的伶牙俐齿模样,她就恨的牙痒痒,幸好出了那些事,不然真把这种女人娶回家,她还能把她放在眼中嘛?
      垂在两侧大掌悄然紧握,孟少文固执抿唇,在家里这些大事上他向来很听长辈的安排,就像当年简孟两家交好,家人让他多和简家两姐妹多多走动一样。
      但今天,他却想要有自己的想法:“妈,对不起,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我不会和菀如离婚,我要取得她的原谅,是我对不起她,以后的日子里就让我好好弥补吧!”
      情能让人生能让人死,孟杰霆心底无限感叹,看着儿子这样,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能说什么?让他放手离婚?出了这种事是谁都不愿的,要怪只能怪那简菀灵手段实在太厉害了。
      她和菀如是双胞胎,又从小长的一模一样,她要真有心假扮菀如,还真的让人难以察觉。
      “现在知道后悔,早干嘛去了?”孟臻玺气到最后,出口的话多少有些口不择言:“你妈有句话说的没错,早个时间,你和她谈谈,去把这个婚给离了,她要心里还有你,能和顾之好上?”
      其实说到底,这个老头子还是偏向自己小儿子的,他能看的出来自己儿子对那丫头的在乎,孙子固然重要,但真要和小儿子一比,还是靠后一点。
      要不是霍顾之的关系,单单是发生这种事,他肯定是容不得孟家人在和那个丫头来往,但抵不住儿子喜欢她啊。
      纵使早就看清这点事实,但一而再再而三被触及的时候,孟少文心中还是忍不住发酸,难的地,在强势的老爷子面前,他第一次语气冷硬:“我知道爷爷偏袒他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我这次真的不想妥协。菀如对我来说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