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28节
      重要?
      孟臻玺冷笑,刚想出声讽刺,但见到站在面前的男人眼神坚定,他到口的话又咽了回去,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个孩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品德脾性他都很了解,他的确优秀,这些年更是将恒远带到另一个高度,他不满足是假的。
      但在情感方面,他却有些优柔寡断,简家双珠就算长的再像他能认不出来?不过是被自我情感给蒙蔽了。
      这种感觉他岂会不知道?当年他也有年轻过啊,也有患得患失的紧张模样。
      ……
      豪门八卦对于普通百姓最有吸引力,这些天南江可热闹了,不管主流媒体还是小报消息都在报道这一新闻,甚至还有记者把几年前的采访新闻拿出来炒作。
      对于这一消息,虞无双并不关注,简氏那里有韩冷全权掌握,是她的股份谁也抢不走。
      但她知道,在这件事上有那个男人的功劳,不然怎么整篇报道都是在披露简菀灵和嘲笑孟少文?对她的那些举动都没个报道?其实说来也好笑,她明明就是心计深沉暗伏五年,但到了那些记者口中却成了落难隐忍。
      这世上金钱和权势果然是好的,能有颠倒黑白的权力。
      “在想什么?”
      就在她站在窗边悠闲遐想的时候,身后袭来一个温热胸膛,男人声线低沉磁性,在她耳边响起,带着一丝暧昧味道。
      虞无双嬉笑着转眸,看着不知何时回来的男人,扬眉笑道:“你公司是倒闭了么?竟然这么早就下班回来了。”
      她容颜精致,笑容璀璨,比之以往多了一抹真心舒坦。
      霍顾之看在眼中,轻轻舒了一口气,其实他是担心经过那些事之后会有人来骚扰她,所以这两天才回来的这么早,只是这些话他并不打算和她明说。
      笑着在她红唇上啄了啄,他微启薄唇,暗哑而笑:“是倒闭了啊,所以以后要靠你来养我了。”
      难得的,一本正经的男人居然开起了玩笑,虞无双挑了挑黛眉,眼中笑意越发光彩熠熠:“好啊,但你吃穿用度这么讲究,我怕我养不起,这可怎么办?”
      别瞧着这个男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粗糙汉子样,实际上他是最讲究的,还好和他生活了这么几年,早已熟悉他的一切,不然她还不一定能应付的了他平日里的习惯。
      ------题外话------
      叹气,我又高估自己码字速度了,结局今天没写完,当我昨天是蛇精病吧。
      我马上要出门了,今天就先这样,明天继续更,直到写完结局为止。
      112 大结局(3)
      “虞小姐,楼下有位钟笑蓉女士找你。”
      就在两人蜜里调油的时候,家里佣人轻轻敲了敲房门,然后局促走了进来:“她说是您母亲,我们也不敢拦着,就让她进来了。”
      今天管家和何九都不在,不然有他们的坐镇这件事肯定很快就摆平了。
      现在整个南江闹的风风雨雨,谁不知道简家发生的那些破烂事?这钟笑蓉找来能是母女相聚的?不过就是找茬罢了。
      母亲?
      霍顾之闻言,转眸朝下看了一眼,园中正有大朵大朵鲜花在盛开,实在美不胜收。
      只是这一切都不能吸引他视线,最后他看向怀中的女人,轻描淡写道:“不想见就不要见,没什么可犹豫的。”
      虞无双的确有那么几秒钟的氤氲怔楞,她思绪不由漂浮到小时候自己和钟笑蓉的相处。
      她是个很爱争强好胜的女人,穿戴必须要是当季新款,每每参加那些豪门盛宴的时候,她也总爱出风头,那时的她年轻美貌,在圈子里有一定的影响力。
      但终究是美人垂暮,再美的女人到了中年之后也开始身材走样,脾气变大。
      只是那时她已经长大,对于时不时对她发脾气的母亲,她学会了包容。
      但今天她上门是什么意思?
      “呵……”不由地,她抿唇低低笑了声,笑声冷静嘲讽:“为什么不去看看?她是我母亲,对我有养育之恩。”
      听她这么说,霍顾之并未阻拦,而是点点头温声道:“好,我陪你一起下去。”
      有时候爱情真的不是整天的娇艳鲜花和烛光晚餐,更不是次次浪漫的举动。
      单单一句我陪你,其实就能胜过万千的浪漫爱情。
      ……
      楼下,余宝珍陪着钟笑蓉一起坐在客厅沙发上,这是栋欧式复古别墅,家里处处透着奢华大气,并不是一般的暴发户有的品味。
      想到那些财经杂志对霍顾之的评价,她再一次提了提精神,不敢小视任何一个人。
      “阿姨,等下宛如小姐下来了,您可千万别和她闹翻了,毕竟她也吃了这么多年苦,您这个当母亲的这时候不是正好表现嘛?”
      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余宝珍不得不在钟笑蓉耳边又细细提醒起来,说真的,她实在对这个女人不大放心,今天她是来和他们交好的,可不想因为这个蠢猪而破坏了计划。
      这栋依山傍海而建的别墅是霍顾之好几年前就买了,他知道她终有一天是要回来的,所以趁着那几年的功夫细细为这个别墅装修,里面摆放的哪怕是一个茶具都是他心精挑选的。
      钟笑蓉打量完之后,挺直了脊梁,又恢复了一贯高傲做派。
      实际上现在心中是澎湃的,甚至还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这里的哪件物品不是价值千金?这死丫头现在过的这么好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居然还搅合的她们日子过不下去。
      努了努嘴,她不屑瞥了下嘴,冷声吐口:“我是她妈,她看到我还能不尊重?”
      听见这话,余宝珍眼前发晕,差点破口大骂起来,你算哪门子母亲?有你这么当母亲的嘛?
      亏她先前还和她说了那么多大道理,现在看来她是一句都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