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29节
      暗暗后悔的余宝珍还想说什么,只是楼梯上已经传来一阵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女人高跟鞋敲打在红木地板上似一阵紧促的铃声紧敲打在众人心尖。
      余宝珍连忙闭嘴,快速抬眸看去,果不其然就见虞无双正从楼梯上下来。
      旋转式复古楼梯看上去十分大气漂亮,但真正吸引人目光的却不是这些豪华奢侈装饰,而是那个女人自身的高华气质。
      同为女人,她自认为已经是处处绝色了,但现在和面前这位一比,心底那种自惭形愧感觉怎么都压不住了。
      钟笑蓉更是一瞬间白了脸庞,嘴上说和真正面对还是不同的,尤其一个被她当成死人的人又突然活着了,现在还活生生站在她面前,怎么能不让人发怵?
      压下眼中复杂光芒,余宝珍从柔软沙发上站起身来,笑着上前打招呼:“虞小姐你好,我是余宝珍,董事长的助理,上次在董事会我们见过面的。”
      轻飘飘视线从面前女人身上扫过,虞无双淡若冰霜脸上没有任何一丝表情,甚至连个笑容都没给她。
      一瞬间,余宝珍面色就变得极为难堪,垂在两侧玉手悄然紧握。
      她这是看不起她?
      只是不等她多想,跟在虞无双身后一起下楼的霍顾之冷冷出声:“不知简夫人今天拜访有什么事?你也知道,我和无双刚回来没几个月,还有许多事要忙,实在没功夫招待客人。”
      在客人二字上他刻意咬重声音,狭长凤眸中难掩排斥幽光。
      这样冷沉寒霜的霍顾之着实让人惊怕,钟笑蓉本就心中发喘,这会更是坐不住了,噌一下站起身来,怒气冲冲指责道:“我来找我女儿,你又是哪个?这里有你什么事?”
      站在那霍顾之连个眼神都吝啬给,他扬了扬唇角,傲慢吐口:“这是我家,简夫人是来开玩笑的吧。”
      作为南江排得上名号的豪门太太,钟笑蓉什么时候被人冷待过?尤其还是这种鄙夷态度,她一张丰润白嫩脸庞挂满了羞红,最后将视线转向一直沉默的虞无双:“死丫头,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就找这种男人来气我?少文可是在我面前表过态了,之前都是他的错,既然现在你们已经各自换回身份了,那你就还是少文的妻子。”
      没人想到她会说这种话,就连和她一同前来的余宝珍都不知道还有这么回事,她错愕瞪大双眼,快速转眸望着她。
      张了张嘴,余宝珍声音有些发颤:“你说什么?”
      这回连尊称都没用了,钟笑蓉心底划过一丝不喜,但还是沉声道:“少文昨晚来找过我了,他说自己知道错了,想要好好弥补我女儿。”
      到底是亲生母亲,虞无双怎么能做到无动于衷?而且说到底她也不过是婚姻的失败者,丈夫在外早就和初恋情人好上了,连女儿都这么大了,可她却不知情,甚至还在这和人关系不错。
      一开始她心情是复杂的,但这会却觉得十分可笑,都到这时候了,她还看不清事实真相,竟然还想在她的人生里指手画脚?
      嗤笑的声音从喉间溢出,虞无双眸含冷光,不由讥讽出声:“简夫人贵人多忘事,恐怕忘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当年你就没管过我的生死,现在又何必来管我的感情生活?一个连我都认不出的男人,你觉得我会和他在一起?”
      这是她们时隔五年之后第一次对话,却是这么剑拔弩张,钟笑蓉脸色已经不能用难堪来形容了,简直精彩极了,又骚又躁,但却又无能无力。
      谁让她说的都是大实话?
      但到底面子上过不去,怔愣几秒之后,她彻底火了,狠狠瞪大双眸,眼底喷火:“你个死丫头,现在翅膀硬了,所以敢这么和我说话了是吧?要不是你在董事会上闹那么一出能把你爸气病?当年是菀灵那个丫头对不起你,又不是我们对不起你,你这么来害我们是什么意思?”
      这话的意思太过自私,余宝珍不忍直视,已经移开视线,嘴角直抽。
      这个笨女人,简直蠢到没救了。
      她也是的,居然还相信她能好好演戏,这么和虞无双闹翻对她来说有什么好的?
      有孟少文这个陈龙快婿的确不错,但要知道,现在正主是谁,她和虞无双搞好关系,霍顾之也是她女婿,甚是在辈份上,他比孟少文还要重要。
      不说他自己的集团,就是孟家老爷子那边也都是对这个小儿子偏爱的,孟少文这个长孙身份的确金贵,但和霍顾之比起来,孟家老爷子还是更看中儿子的啊。
      虞无双简直就是被气笑了,她垂在两侧玉手紧紧握着,尖锐指甲戳在白嫩掌心中,用这种刺骨疼痛来提醒自己清醒。
      “如果你认为我去说明是捣乱那我无话可说,但凡当年你有点在乎我,我也不会这样。”
      这是她的母亲,是生她养她的母亲,虽然她很不靠谱,身上有许多缺点,但曾经都是她最爱的人。
      只是有时候愚孝真的是一种罪过,就像现在她一直想要心平气和和她谈一谈,但她出口的第一句话就把她心中那些幻想彻底打破。
      罢了,罢了,既然不能再成亲人,那就当陌生人好了。
      山高路远,清水迢迢,我们不过是最普通的陌生人罢了。
      这样情绪波动极大的虞无双让霍顾之看在眼中很是心疼,他上前轻轻将她拥进怀中,满含煞气凤眸盯着钟笑蓉,冷峻抿唇:“孟少文真要敢这么无耻,就让他来和我说,我霍顾之的女人也是他能肖想的?”
      这样的霸气维护让同为女人的余宝珍看红了眼,心底再次感叹这虞无双真是命好。
      一出生就是旁人比不是上的豪门贵女,就连落难了,身边也有如此痴心长情的男人。
      虞无双啊虞无双,你到底有什么才能得到这些?
      113 大结局(4)
      有时候虞无双也觉得自己命很好,即便在经历了那些伤痛之后,身边仍旧有个优秀男人对她不离不弃。
      和钟笑蓉的谈话已经不能用不愉快来形容了,而是一番大吵,两人观点不同,自然谈不到一块去。
      上了车之后,钟笑蓉气的心口都在疼,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个性格温和的大女儿现在竟然变得这般尖锐,哪里还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最主要的是她居然用那样冷漠的态度对她,她忘了谁才是长辈?谁是生她养她的亲妈?
      面对气愤难当的钟笑蓉,余宝珍已经彻底无语了,这位可真是够自私的,出了那种事,她还指望虞无双像以前那样对她?
      人家又不是傻子,凭什么对她百依百顺?再加上现在有个霍顾之,人家没把她赶出去已经是好的了。
      心中不断冷笑的余宝珍脸上并未表现出嘲讽的意思,她捂着心口,做出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您刚才说的是真的啊?恒远的孟总还想和虞小姐在一起?”
      现在的虞无双可不是当年对她孝顺良善的好女儿了,钟笑蓉如今逮着机会就翻着白眼吐槽:“那孟少文也是眼瞎,明明我这两个女儿就长的一模一样,他非得矫情成这样。依我看还是菀灵好,脾性温柔,哪像这个似的,一点也没把我放在眼中!”
      简菀灵好?
      余宝珍闻言,心底没忍住,低笑了一声,只是那笑声怎么听都有些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