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

  • 阅读设置
    第132节
      以前他就和这样一个女人同床共枕着,现在想来,才是真的噩梦。
      脸上的疼痛感和心底的流血让简菀灵哭着笑了起来,艰难动了动唇角:“你就是打死我也没用,这就是事实!她就是变心了,她不爱你了,孟少文,你睁大眼睛,简菀如就是死了,现在活着的是虞无双,她爱霍顾之,她和他才是公认的一对。”
      他可以自欺欺人,但却不能堵上悠悠之口。
      在简菀灵的声声刺激下,站在那的孟少文不禁想到之前在那些公众场合,外人对于霍顾之和虞无双的评价。
      出现最多的词语不外乎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这些词语曾经是他最为熟悉的,因为他和她是豪门门第中最为相配的一对,但现在他还在这,女主角却成了别人的了。
      一想到这,他就心口发疼,脸色蓦地变得雪白,胸口堵的快要呼不上气了。
      115 大结局(6)全剧终
      他可以自欺欺人,但却不能堵上悠悠之口。
      在简菀灵的声声刺激下,站在那的孟少文不禁想到之前在那些公众场合,外人对于霍顾之和虞无双的评价。
      出现最多的词语不外乎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这些词语曾经是他最为熟悉的,因为他和她是豪门门第中最为相配的一对,但现在他还在这,女主角却成了别人的了。
      一想到这,他就心口发疼,脸色蓦地变得雪白,胸口堵的快要呼不上气了。
      从警察局出来之后,孟少文冷汗淋漓,像是经历了一场死难逃亡一般。
      哪怕他再憎恨再仇视简菀灵,都无法磨灭她说的那些话,她一字一句深戳他内心深处,让他再怒火中烧的同时更是恨不得自戳双眼。
      有太多的时候他是可以揭穿她的假象的,但最后他却迟疑了,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那就是自己的菀如。
      开车上了高速,孟少文紧握方向盘,艳阳下,他的面容忽明忽暗,显得异常冷峻。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来了虞无双的家门口,这栋山郊别墅风景优美,光是看这外面的设计就让孟少文有亲切感。
      他和她相识太多年,哪怕闭着眼睛也知道她平日里喜欢什么,这样的房子当年他们也曾梦想过,只是现在房子有了,但人早就物是人非了。
      ……
      这天,霍顾之和虞无双一同决定把宝宝打包送回法国,南江是个海滨城市,夏季极为炎热,宝宝又是个耐不住闲的,整天不是要去市区玩,就是在楼下庄园玩。
      没几天就被晒黑了一个色系,虞无双看在眼中,心疼的不行,再加上这里的事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就先把宝宝送回去,自个也决定就这么几天回去。
      对于这样的决定,霍顾之面上保持淡定,但这心里早就兴奋的不行了,一大早就开车送宝宝去机场。
      在回去的路上见身边小女人仍旧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他轻叹一口气,语重心长安慰道:“没事儿,没几天我们也就去回去了,送他先走也好,孟少文这几天阴魂不散老是在你周围打转,宝宝留在这也不安全。”
      回了法国之后,到底还有老佛爷的照看,宝宝又是从小在那边长大,有相熟的人照看着总归不会寂寞。
      本来虞无双是在满心满眼想着宝宝,但听到孟少文这三个字的时候,脸色不勉一沉。
      这些天不管她出现在哪总能感觉到身边有一双急切复杂的双眼注视着,这样的目光她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谁。
      只是她觉得很可笑,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他还表现的这般做什么?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察觉到这的霍顾之心情变得更加愉悦,把宝宝送走了,情敌也被他贬的一文不值,还有什么能不让他高兴的?
      只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远远地,他就看到家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路虎,车牌号让他太过熟悉。
      紧紧皱眉,霍顾之俊颜上笑意渐渐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一抹深沉冷意。
      这样猝不及防的碰见是他没想到的,更让孟少文没想到。
      他已经想尽办法接近她多次,但最后结果都是失败而归,但现在他一抬头,看见的就是她在车内隐隐约约的面容。
      哪怕这中间隔了数米距离,他还是看的一清二楚,她坐在车内,眸光冷冽注视着他,眼底光芒是那样的冷漠寒霜。
      只一眼,孟少文就被刺痛了双眼,他扬唇苦笑起来,那样牵强的笑容用尽了他一生的力道。
      说来虞无双今年连三十岁的年纪都没,她还很年轻,但在很多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很累,那种累不是事业上的繁忙,而是心累。
      就像霍顾之说的一般,她思考的事情太多了,整日把自己装在仇恨里,所以她开心不起来。
      就算报仇了又怎样?简菀灵现在是惹了官司,以后的日子可能会在监狱里度过,但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钟笑蓉和简安阳也许是这个世上最虚伪的一对夫妻了,但她却不能否认是他们给了她生命,他们为人再差劲,也是她的父母。
      报复父母,她怎么可能安心?唯一能做的不过是远离他们,让他们没有机会再伤害她。
      以前她一心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想的不过是怎么回来,怎么高傲站在他们面前,但现在想通许多之后,她其实看的并没有那么重,所以在孟少文的时候她才能做到如此心平气和。
      “要不要让人把他赶走?”
      霍顾之直接开车进了院子内,对于门外的不速之客他其实是厌烦的,但有些事情始终是要面对的,他陪在她身边这么些年,对于她的性子还是清楚的。
      明明就是个简单的小丫头,却总是假装强硬,将自己伪装成女强人。
      闭了闭眼,压下心尖复杂情绪,虞无双侧眸,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启唇轻声道:“你相不相信我现在不爱孟少文了?”
      她问的突兀,让霍顾之眼皮重重一跳,尤其是这样尖锐的问题,更让他心头发闷。
      他年长她数岁,和她认识的时候就不是一个辈份的。
      相反,孟少文就算再糊涂,也是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人,她的青涩她的稚嫩全和那个男人有关……
      面前的女人面容精致绝艳,眉宇间透着淡淡坚定冷意,霍顾之不动声色欺身压了下去,他捏着她下颚,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寒声吐口:“我相信,只是有些人还拎不清,如果你现在想下去和他谈谈,我不介意。但他如果还继续纠缠不清,我觉得我有必要采取一些非常手段!”
      他的“非常手段”让虞无双印象深刻,她抿了抿红唇,然后若无其事佛了佛耳边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