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节

    没有迟疑,把刚刚放下的书包提起来,良平往外跑了出去。

    他跑到电车站, 气喘吁吁,看到正垂着头坐在位置上的少女,周围偷偷注视着她的人很多,可是她清新气质中的神秘高贵却让他们望而却步。他的胸膛起伏了两下,缓缓地走了过去。

    “雨穗。”

    听到他的声音,她抬起了头,看了过去,朝他露出了清新可爱的笑容。所有注视她的人,也不由得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想要看看是谁让她露出了笑容。

    “对不起。”良平走到她面前,半跪下身来,握住了她的手,望着她跟她道歉,“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不应该为了一点小事就跟你生气闹别扭,我只是真的很喜欢你,害怕你受伤,害怕你遇到危险,想要跟你一起承担。”她是属于未来的良平的,本来能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就很短暂,为什么还要浪费在闹别扭上?尽管想想就觉得非常嫉妒,但事实就是如此,现在的他和她的时间,是偷来的。

    他真是恨不得一夜之间长大,成为青年良平,然后就可以真正地拥有她。

    雨穗恍惚了一下,仿佛看到了良平教授那天晚上半跪在她面前,跟她告白乞求她的爱的那一幕。比起10年后的良平教授,现在的良平眉眼青涩,是少年独有的美好,和未来的他像是两个个体。可他们的眼神是一样的,一样的纯粹清澈,对她的感情清晰可见。

    “那我要吃红豆饼。”雨穗说。

    “好。”

    “今晚你做饭。”

    “好。”

    两人手牵手地上了电车,望着他们的人也收回了视线,不禁感叹青春真是美好啊。

    尽管还是很介意,但良平不再过问雨穗不愿意跟他说的事情,因为雨穗没有跟他说太多,所以他一直以为雨穗是来自未来的人,所以不可能会在过去遭遇死亡。他查了很多关于时空理论的书籍,虽然全都是现在的人类无法验证真假的东西,但是从各种理论看来,未来的人是不可能在过去被杀死的,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的,过去的人要如何杀死未来才会诞生的人?这是悖论啊。

    这样一想,良平就觉得安心了不少。

    校庆日结束后,有一场校园体检。

    岭西高校每年都会安排学生进行一次体检,雨穗在当天请假了没有参加。

    她不敢参加体检,免得节外生枝。她是未来人,基因上和这个时代的人不同,而且本来就是黑户,冒用了已故之人的身份证才能在这里进行活动,要是被抽了血检查出异样,就算不会觉得她是外星人,大概也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关注,对她要做的事情很不利。

    体检结束后,期末考试就逼近了,暑假结束后,他们就会从高二升入高三,更进一步地迈向未来,这让往日活泼的一班学生们陷入了题海之中,为了不用补考而努力着。

    与此同时,因为大树老师被抓而新招的历史老师入职了,没能如最近看了几部大火的师生恋电影的女生们所愿,新来的历史老师不是帅气又有个性的堪称偶像派的年轻人物,而是和大树老师同款的中年男人,普通又严肃,区别在于,不像大树老师那么讨人厌而已,很普通的路人甲的感觉。

    这位秋山老师同时也接过了象棋社监督的职务,他比大树老师更尽责,每天都会去象棋社看一看。

    雨穗盯了他很久,也趁着去象棋社等良平社活结束试探了几次,可次次都无功而返。她隐约感觉督促者应该是清乃的前男友尚人、新上任的历史老师秋山,可又一直证实不了。假设尚人和秋山老师确实是督促者,但督促者有三个,第三个又是谁?

    一些让人防不胜防的危险一直伴随着她,上完体育课回到教室后,拿起桌面上的水杯正要喝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可能有问题所以没有喝,回到家里一检测,发现里面有毒;从楼下走过的时候,突然有花盆从天而降,她反应慢一步就会被砸破脑袋;等电车的时候差点被从背后推下轨道……

    危险如影随形,但雨穗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在这样的困惑中,时间如流水,从指缝间流淌而过。

    天气越来越冷,良平妈妈便一直让雨穗住到他们家去,心疼女孩子大冷天的要那么早起来坐电车去学校,他们家离学校近,还能多睡一个小时然后步行着去学校就可以了。她太过热情,以至于雨穗开始频繁出入良平家,连他们家的邻居都认识了一遍,基本把她当做了良平的妻子,这一家人中的一份子。

    良平对这件事感到很满意,不知道偷偷给妈妈点赞了多少回,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周末的时候她老是打扰雨穗和他的约会,老是找雨穗跟她去逛街。她对她很好,给她的完全就是儿媳妇的待遇,衣服鞋子大小礼物送了很多,又因为她的设定是孤儿,给了她更多的怜爱,几乎比对儿子还要好。良平少年在这种时候只能面无表情地跟在后面帮她们提包,被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压榨着劳动力。

    有时候雨穗会觉得恍惚,仿佛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和现在交汇重合,被此时此刻的幸福迷惑,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紧接着就从幸福中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我可能不会爱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