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节

    看到雨穗,他的表情惊恐,活像见了鬼,见雨穗绕过挡路的障碍物,朝他走了过去,他立刻腿软地爬动起来,惊恐地大喊:“我……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完全就是他昏迷前的那晚的回放,他以为那只是噩梦,没想到醒来之后,还要再遭遇一次。这个女孩太恐怖了,太可怕了!

    雨穗从口袋里拿出了电击球,她没有电击球的充电设备,所以它储存的电量到现在只能使用最后一次了,而且仅剩的电量对身体强健的人没多大用处,好在,博文是个瘦弱得像女性的男人,而且刚从昏迷中醒来。

    因为太阳能板的遮挡,雨穗行动不便,所以在他爬到另一边的时候,雨穗直接把球扔了过去,最后的电量让他浑身一颤,四肢被麻痹了,暂时不听使唤,他只能趴在地上惊恐地呻-吟。

    雨穗走到他身后,弯下腰拉住他的脚把他从太阳能板下面拉出来,“原谅我吧,你的命能拯救人类的未来啊,这么一想,你简直是英雄一样的人物了。”

    雨穗把他翻过来,坐在他身上,握着刀子深呼吸了一口气,就是这个人了,只要他死了,一切都会改变的,无论是在未来十年里被他杀害的人的人生和他们家人的人生,她的良平的人生,还是更遥远之后人类的未来,都会变得好起来,这个人是罪恶之源,只要他死——

    “雨穗计算师,你要比谁的刀更快吗?”天台上响起了第三个人的声音。

    雨穗猛地转头看去,瞳孔瞬间放大。

    是三个督促者,秋山老师、尚人和纲一,而最高大的秋山老师身前的人,正是良平。他的脖子被秋山结实的胳膊夹住,一把刀子正对着他的胸口。

    “你的目的,是救他吧?如果我现在杀了他,会怎么样?”秋山说,他的表情凶狠,再也没有给他们上历史课时严肃漠然的样子,肌肉因为紧张和焦急紧绷着。葛欧拉亲自对他们下了命令,要不计一切代价地保护博文,拖延雨穗的时间等待他们将屏障彻底打破,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他们的任务成功在即,博文会突然醒过来,让她确认了他在历史上的身份。

    尚人站在秋山左边,表情紧张之余又带着几分快意的笑,使得他平日里那种知心哥哥的面孔上恶意地扭曲着。纲一站在秋山的右边,他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整张脸都笼罩在兜帽的阴影下,少年清瘦的身躯依然像平日里看起来那样柔弱无力,只是却神秘得让人有些忌惮起来。确实是该忌惮的,年纪这么小就能成为永恒城的实习员工的人可没有几个。

    雨穗的目光落在良平的脸上,他的脸上有淤青,眼镜已经不见了,衣服也很凌乱,此时脖子因为秋山的胳膊而被迫仰着,看着就觉得很难受,他挣扎了一下,立刻被箍得更紧。雨穗心中蓦地涌出一股怒火。

    “你们竟敢打他?!”

    “放下你的刀,从他身边离开,否则我们不仅打他,还要杀他。”秋山说。

    “他是当事人b,你敢杀他?”

    “葛欧拉说了,可以杀。”秋山说。刀尖几乎陷进了良平的胸口的衣料里。

    雨穗眼中的怒火越发强盛,她知道葛欧拉是什么意思,论文作者既然另有其人,就没有所谓的需要从良平身上获得灵感这回事,良平的身份就从当事人b降到了和其他被杀的人一样的局外人甚至是与历史事件毫无相关的路人,他们稍微插手,让博文在历史记录的时间内被抓,发表出那篇论文就可以了,所以良平现在的死活无关紧要。她计算出来的东西,在此时此刻成了葛欧拉威胁她的武器。

    如果良平在当事人a死之前被杀了会怎么样?也许什么变化也不会发生,因为他的死活对这个世界的发展进程毫无影响,除了对她有巨大的影响之外。如果良平在这个时候死了,就不会有未来的良平,那么她就不会遇到良平教授,就不会和他恋爱以及和永恒城反目,这一整个循环都会消失,现在的一切也都会消失,也许转眼间,她又回到了永恒城,继续坐在办公室里,变回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计算师雨穗。

    葛欧拉是个谨慎守旧的人,为了不让他现在拥有的一切有丝毫失去的风险,他不愿意让那几段与时空穿梭技术相关的重要历史被改变一丝一毫,即便是现在这种混乱的情况,想必他也依然倾向一成不变——当事人a依然是杀人魔,当事人b依然是良平,当事人c依然是清乃。但实在不得已的话,他也只能让其中一环消失。

    雨穗扯着博文缓缓地站起身。

    “把刀扔掉。”秋山说。

    “你放开他。”

    “你先把刀扔掉!”

    “我怎么能相信你的话?这是我的底线,我把刀扔掉,你把他关到门外去。”

    良平剧烈挣扎了起来,看得雨穗心惊胆战,几乎不能呼吸,好在这个时候,旁边伸来一只手,把秋山握刀的手往外拉了拉。

    “注意一点,要是出了问题,后果我们承担不起。”纲一低声说。

    秋山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尚人看着纲一的眼中闪过嫉妒的色彩,不高兴地抿紧了嘴唇,不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我可能不会爱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